Feed訂閱

南宋自然山水園

時間:2007-06-18  來源:  瀏覽:907次
而自然風景園則以原來的自然風景為基本條件,經人為加工組織…這種大范圍巾的設計構思,可以說是我國最早期城市園林的極好實例之…從唐宋眾多的園林實例中我們可以看出,我國園林的基本形式有以艮岳為代表的皇家宮苑,以杭州等地為代表的自然式城市風景園,或以洛陽等地為代表的私家園林…臨水植柳,水面植荷渠,竹林密叢等植物配置,不僅起綠化的作用,更多的是注意觀賞和造園的藝術效果…
南宋自然山水園
    以艮岳為代表的寫意山水園,因地制宜地建造在城市之中,稱為城市園林,這是唐、宋時期園林的一種類型。

    這一時期園林藝術的另一種類型是在自然勝區,以原來自然風景為基礎,加以人工規劃、布置,創造出各種意境的自然風景園。此種園林又受文人畫家的影響,也具有寫意園林藝術的特色。所不同的是,建于城市中的寫意山水國往往都是人工為主,兼有寫意的藝術特色,顯得更完美。而自然風景園則以原來的自然風景為基本條件,經人為加工組織。

    在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的西湖及近郊一帶,皇戚官僚及富商們的園林數以百計,眾多的詩人畫家更以西湖為題吟詩作畫。“湖上春來似畫圖,亂峰圍繞水平鋪。松排山面千重翠,月點波心一照珠……”,“水光澈滟晴方好,山色空朦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白居易、蘇東坡這些描寫西湖的名詩千百年來一直膾炙人口,他們寫園,也參加造園,這都直接促進了我國園林藝術的發展。加上民間流行的許多傳說故事,西湖的豐姿倩影使人們一見傾心。

    在山水秀麗,綠蔭叢中,到處隱現著數不清的樓臺亭榭和嵐影波光、豐姿綽約,確實使人有“古今難畫亦難詩”的園林藝術好景。最富詩情畫意的“西湖十景”:蘇堤春曉、柳浪聞鶯、花港觀魚、曲景風荷、平湖秋月、斷橋殘雪、雷峰夕照、南屏晚鐘、雙峰插云、三潭印月等聞名中外的景點,從南宋流傳至今,在七百多年的歷史過程中,使西湖形成具有詩情畫意,自然山水園林美的傳統風格。

    十景之一的“柳浪聞鶯’,原是南宋聚景園。南宋高宗、孝宗曾在西湖景區內造御花園多處,而以聚景園最為宏麗。傳說和記載中,該園是會芳、瀛春、瑤萍、寒碧等亭臺軒榭樓閣組成,這里循湖岸行,鋪岸如茵,泉池碧澄,小橋流水,更有那時時傳來清脆悅耳的鶯啼,這鶯啼點出了靜中聞聲的絕好意境。又有萬樹柳絲倒掛輕垂,猶如一道綠色的帳幔,再加上“晴波淡淡樹冥冥,亂擲金梭萬縷青”的點景之作,取名“柳浪聞鶯”真是十分得體了。

    “天上月一輪,湖中影成三”的“三潭印月”素有“小瀛州”之稱,這種用古仙島名比作“蓬萊仙境”的造園意境,在我國園林藝術的布局中常有之。當年蘇東坡任杭州知州時,曾利用這里的自然條件加以改造,用疏浚的湖泥堆成水上園林,構成“湖中有島,島中有湖”的園林美景。

    風光旖旎的“三潭印月”,運用亭、榭、橋、石、廊等園林建筑,組成重重層次,構成富有變化的景區。雖然湖中有湖,但不感覺水多,陸地雖狹,卻處處引人入勝,特別是當游人踏著那九轉三回三十個彎的九曲橋,來到碑亭和“我心相印”亭時,景色變化其妙無窮。

    從曲橋的湖面望去,那亭亭玉立的三塔正好在“心心相印”亭的兩旁和中間圓洞門的框景之中,如是在中秋賞月,那皓月中天,塔內燈光、月色、湖波、塔影,相映成趣,詩情畫意,盡蘊育其中。景色奇麗的“三潭印月”,歷來成為人們賞月的勝地。

    橫貫兩湖南北的蘇堤,全長2.8公里,“四湖景致六條橋,一枝楊柳一枝”。風光迤邐的“蘇堤春曉”用桃、柳點出春意,人們沿著柳影波光,綠色的長廊而行,視野深遠,動觀之中景色多變。如果在這里臨水小坐,遠眺近覽西湖的美景,心曠神怡。1071年,蘇東坡在這里組織修建了長堤,后人為紀念他,定命為蘇堤。用一條長堤,既把西湖湖水起到劃分空間的作用,增加西湖水面空間的層次,豐富了西湖水面景色,而且蘇堤本身又是非常重要的一景。這種大范圍巾的設計構思,可以說是我國最早期城市園林的極好實例之一。

    另外的“斷橋殘雪”、“平湖秋月”、“雙峰插云”等,都打破了封閉性園林的性質,成為自然美人工為之的美好園林藝術佳例。

    在杭州,南宋皇家宮苑雖然已基本上都荒蕪,但卻留下了人們號稱為“人間天堂”的自然山水園林,成為古今人們游園的勝地。

    從唐、宋眾多的園林實例中我們可以看出,我國園林的基本形式有以艮岳為代表的皇家宮苑,以杭州等地為代表的自然式城市風景園,或以洛陽等地為代表的私家園林。這些不僅在形式,而且在造園手法等方面,進一步開創了我國園林藝術的一代新風,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公共園林性質的寺院叢林在唐宋也有所發展,如在我國的一些名山勝景廬山、黃山、嵩山、終南山等地,修建了許多寺院,有的既是貴族官僚的別莊,往往又作為避暑消夏的去處。

    這一時期園林藝術總的特點是,效法自然而又高于自然。寓情于景,情景交融,極富詩情畫意,形成人們所說的寫意山水園。在杭州等這種本來就具備豐富的風景資源的城市,到了唐、宋,特別是宋朝,極注意開發,利用原有的自然美景,逢石留景,見樹當蔭,依山就勢,按坡筑庭等因地制宜的造園,逐步發展成為更為美麗的風景園林城市。

    在具體造園的手法上,也有很大的提高。如為了創造美好的園林意境,造園中很注意引注泉流,或為池沼,或為掛天飛瀑。臨水又置以亭、榭等,注意劃分景區和空間,在大范圍內組織小庭院,并力求建筑的造型、大小、層次、虛實、色彩并與石態、山形、樹種、水體等配合默契,融為一體,具有曲折、得宜、描景、變化等特點,構成園林空間猶如立體畫的藝術效果。以上手法,在小小的私家園林中,用得比較普遍。

    到了宋代,造園中已非常注意利用絢麗多彩、千姿百態的植物,并注意四季的不同觀賞效果。喬木以松、柏、杉、檜等為主;花果樹以、李、桃、等為主;花卉以牡丹山茶、瓊花、茉莉等為主。臨水植柳,水面植荷渠,竹林密叢等植物配置,不僅起綠化的作用,更多的是注意觀賞和造園的藝術效果。

    宋代不僅有李格非的《洛陽名園記》這種評論性的專著,而且還有李誠(字明仲)編著的《營造法式》。這本書總結了宋及宋以前造園的實際經驗,從簡單地測量方法、圓周率等釋名開始,介紹了基礎、石作、大小木作、竹瓦泥磚作、彩雕等具體的法制及功限、材料制度等,并附有各種構件的詳細圖樣,這本集前人及宋代造園經驗的著作成為后代園林建筑技術上的典則。

    園林建筑的造型到了宋代,幾乎可以說達到了完美的程度,木構建筑那種相互之間的恰當比例關系,并用預先制好的構件成品,采用安裝的方法,這在宋代是了不起的成就,形成了木構建筑的頂峰時期。而在宋不僅有了這種理論與實踐經驗的總結,還有了專門造假山的“山匠”。這些能“堆垛峰巒,構置澗壑,絕有天巧……”的能工巧匠,為我國園林藝術的營造和發展,都作出了極為寶貴的貢獻,他們才是園林的真正創造者。

    由于唐、宋打下了非常厚實的造園藝術基礎,才使我國明、清時期的園林藝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編輯:夏臘梅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东北扑克填坑玩法 打国标麻将每圈换位么 星悦福州麻将苹果怎么下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 现货白银持仓过夜 黑龙江11选5开奖 押龙虎十大技巧口诀 江苏快3开奖结果彩经网 大赢家比分网走势图 甘肃11选5前三直选遗漏表 22选5开奖结果及历史 四人麻将单机免费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360 电竞比分网手机版 山水广西麻将官方下载 怎样买平特一肖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