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地下街結合城市場所精神的演變趨勢探討

時間:2007-06-25  來源:《地下空間與工程學報》,2009,5(4)  瀏覽:1802次
城市居民能在城市公共空間中進行物質能量信息交流重要社會活動…同時,城市公共空間對于城市環境質量的發展具有長遠的重要性,其更屬于城市重要的資源[]…屬于城市地下公共空間體系的地下街[注],開始并未被視為重要的城市公共空間…為逆轉上述的經營缺陷,在地下街的開發中,便出現將地下街重新定義為城市公共空間的新概念,藉以突破原有的限制與經營困境,亦因此影響地下街的基本設計思維…
地下街結合城市場所精神的演變趨勢探討

摘要:探討受到經營條件與城市發展限制的兩個主要影響力時,地下街是如何結合城市場所精神的方式,包括藉由認同的方式改變地下街的功能與性質,進而貢塑人們對于地下街的印象,及以定位的方式將地下街空間重組,創造新空間結構、秩序與結構特征,進而改變對地下街空間的感知與辨析。并以此逐漸改變地下街原有性質,使地下街能夠成為城市公共空間的組成與延仲。同時,文章還提出了地下街發展成為城市公共空間的兩個主要策略,及引入策略后對地下街可能會產生的改變。

關鍵詞:地下街;地下空間開發;公共空間布局

中圖分類號:TU 92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673- 0836( 2009) 04- 0645- 06

1引言

對城市而言,公共空間屬于公共價值領域的城市空間,是城市空間最重要的子系統,是具備承載使用活動功能的物質空間和公共資源,是人們體驗城市的卞要領域[1]。城市居民能在城市公共空間中進行物質、能量、信息交流重要社會活動。同時,城市公共空間對于城市環境質量的發展具有長遠的重要性,其更屬于城市重要的資源[2]。

屬于城市地下公共空間體系的地下街[注1],一開始并未被視為重要的城市公共空間。長期忽視的結果,地下街與城市公共空間體系彼此間顯得關系薄弱。但在出現重新定義地下街及地下街結合城市場所精神發展后,地下街被擴張至城市產生連結,并逐漸加入城市公共空間體系,亦開始出現影響城市公共空間布局發展的情況。

2產生轉變的地下街開發概念

從對營運的現狀調查與實踐經驗中得知,地下街若過度注重商業效益,而忽略其于城市內的定位,將會出現與城市公共空間關系薄弱的情況,逐漸為消費者所厭惡,最終出現經營不善的結果。為逆轉上述的經營缺陷,在地下街的開發中,便出現將地下街重新定義為城市公共空間的新概念,藉以突破原有的限制與經營困境,亦因此影響地下街的基本設計思維。

2.1地下街新概念的形成

日前將地下街視為城市公共空間領域的地區,以日本與我國臺灣地區最具成效,這兩個地區的地下街也各自代表著2個新概念的形成方向:『突破限制』與『經營問題』。

2.1.1日本:為『突破限制』而進行改變

日本以1973年作為對地下街重新進行定義的分水嶺,而在73年訂定銀本方針瑪成立『地下街中央連絡協議會』之后,地下街的開發權轉由中央控制,除嚴格對新開發地下街加以限制與規定外,并要求將舊有地下街提升內部環境質量,迫使部分地下街開始改變原有的開發與經營概念,藉以突破嚴格的竹制[3]。而中央政府的介入也打破原本地下街開發是獨立于都市計劃(即規劃體制)管理的狀況,使其在開發時,需要注意是否與城市發展公共空間的計劃契合[4]。

另外,市場經濟的激烈競爭也是促使日本地下街產生改變的原因之一,由于日本各城市的地下街數量劇增,使得地下街彼此間的競爭激烈,各地下街為讓本身能符合消費者的喜好,借著調整地下街與城市公共空間關系鏈的方式,形成地下街的特色化,以獲得競爭優勢。而其它如對于地下街使用功能改變的要求、民眾對地下街的期望以及地下街為城市重要的生活圈等相關社會因素的影響,亦促使地下街需要藉加入城市公共空間體系,以取得商業效益、城市與消費者二者之間需求的平衡。

日本推動地下街新概念的成功經驗,也影響到其它國家對地下街原本定位、空間與設計的觀念產生轉變。

2.1.2臺灣:為解決『經營問題』而改變

相較于日本,我國臺灣地區將地下街重新定義的目的則顯得較為單純,主要是為改善地下街的經營問題。

臺灣現有的地下街是采用分期開業的模式,例如臺北捷運的地下街從2000年開始,平均每隔2年,才會開業1到2條地下街。分期開業主要是由于臺北的地下街大多是與地鐵系統共構,因此需要配合地鐵的系統工程進度。另一原因則是希望以分期開業的方式,減少后期開業地下街營運問題[注2]。由于高雄地下街在營運的重大失敗,造成臺灣地區對地下街態度基本是重營運高于開發[5,6],因此當臺北第一條地下街一臺北地下街于開業初期就發生營運不良狀況時,便馬上減緩開發速度,針對整體地下街進行全面檢討,同時參考日本地下街的經驗,引入重新定義地下街為城市公共空間的概念,對后續開業的東區與龍山寺地下街進行修正[注3]。

2.2新概念對地下街開發所帶來的影響

在引入新概念后,對于地下街的開發理念改變,基本產生下列兩大類的影響。

2.2.1同時涉及對城市空間的影響

(1)地下街環境重要性提高,并被要求與城市公共空間環境相等。

(2)地下街結合其它城市功能元素建設成新公共空間,出現新的特點。

(3)地上地下之間的公共空間開始融合,改變原有城市空間界限。

(4)地下街開發調整至城市公共空間開發計劃的位階,納入城市設計機制。

2.2.2集中在內部空間的影響

(1)強化地下街的公共空間特色,形成消費者對地下街的認知感。

(2)對應地區的公共空間特征,創造地下街特色。

(3)重新利用安排地下街公共區與城市活動的引入,形成公共空間的用途。

3地下街的城市場所精神塑造

重新定義地下街的開發理念,直接引發地下街出現結合城市場所精神的趨勢,所謂地下街的城市場所精神,并非是指地下街內部空間的場所精神改變,而是透過建立地下街的『場所性』(Placeness)[注4],從建立城市公共空間的角度對地下街進行新的場所精神定位。
地下街的城市場所精神塑造,主要是運用場所精神的『認同』和『定位』兩種方式。

3.1認同:人對地下街印象改變

『認同』主要是透過擴張、置換、結合某些城市特性于地下街的方式,使其在功能與性質產生改變,以創造城市居民新的共鳴與感受,進一步改變原有地下街的印象。

3.1.1地下街為城市活動的聚集載體

透過復制城市地面活動于地下街,再配合功能調整、主題設置……等方式,讓各類城市活動在地下街重新發生,同時重新安排活動地點、動線、交通連接,讓各種規模活動在地下街產生不同程度的聚集與分布,產生城市活動聚集的印象。

3.1.2地下街能提供商業外的城市需求

將城市機能置入地下街,擴大服務范圍,讓公眾產生在地下街能滿足各種需求的印象。提供的服務除由商業機能及其衍生的服務外,主要是日常生活需求的城市服務,包括郵政、各類咨詢、銀行……等,以及提供各種城市情報。

3.1.3地下街代表城市的特色與文化體驗

許多城市特意強化地下街與城市的關系,并將城市文化體驗重現在地下街,利用印象的認同,讓地下街塑造為城市的入日意象。例如日本東京、大阪、京都、名占屋、我國臺北的地下街……等。其中,以日本最為成功,在結合城市獨特地域性及生活后,不少日本城市地下街甚至成為代表體驗該城市文化生活的標志,也增加了地下街商業以外的價值。

3.2定位:地下街空間構成改變

『定位』是透過對地下街空間的重組,創造新的空間結構、秩序與結構特征,改變城市居民原本對地下街空間的感知與辨析。

3.2.1創造出城市公共空間的辨析條件

透過模仿地面公共空間元素,在地下街創造出與K.Lynch在《城市意象》(The Image ofThe C ity)一書中所提到的路徑(Path)、區域( d istrict)、邊緣(edge)、節點(node)、地標(landmark)等五大要素,讓人產生城市公共空間的辨析印象。

另外,也透過結合城市公共活動,在地下街內部設置藝術品、文化長廊等新的空間使用模式,進一步表現出城市公共空間特性。

3.2.2地下街與地面間消失空間的明顯界限

藉由重新定位空間與功能、透過結合與各種城市要素共同建設,以及銜接方式的多樣化,打破地下街慣有空間模式,讓地下街空間自然延伸至城市地面,使兩者原有界限消失,形成彼此活動的流暢銜接與自然轉變。


4城市場所精神與地下街結合分析

4.1城市場所精神影響地下街定位的規則

結合城市場所精神對于地下街的影響,可透過同區域地下街群中城市場所精神的改變情況來說明[7]。表1為本研究對日本名古屋『榮』地下街群在1969年至2002年之間,城市場所精神逐步增加的整理一覽。再從其中按地下街與城市場所精神結合程度的多寡,將其分為(1)于地下街增加新的城市機能、( 2)地下街開放部分空間與城市地面空間出現銜接、(3)透過空間重組,與地面的城市文脈結合……等3個層級。筆者認為可從中推論出城市場所精神對地下街帶來影響的3項規則。

(1)這3種層級以(1)最容易達成,也是地下街城市場所精神的基礎。(2)與(3)則是由(1)發展出來的模式擴大,主要是出現在地上地下之間的轉換層,并與城市形成有機結合。其中,(2)是利用與城市公共空間的銜接,使地面活動能進入地下街內;(3)為地下街與城市場所精神在垂直向度的重疊發展,除要與地面公共空間進行復雜的空間重組之外,還需要地上地下一體化開發。筆者認為此3層級正代表結合城市場所精神對地下街影響的發展過程,其為自內部發展至外部,由增加城市機能至銜接城市空間,最后以城市空間的垂直向重新分配與城市文脈進行結合。此外,需強調的一點,地下街發展結合城市場所精神,并不是按3層級次序進行順序,而是可依實際需要以其中任一個層級獨立發展。

(2)地下街結合城市場所精神成為城市公共空間的緊密程度,基本由(1)至(3)的層級而遞增。當趨于(3)時,地下街在城市公共空間體系中的重要性就隨之增加。

(3)只有發展(2)與(3)的層級,結合城市場所精神才能使地下街突破原有限制。代表只有當地下街涉及地上地下一體化開發,并與城市空間結合時,城市場<

編輯: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新疆35选7得元彩票网 手机打麻将开挂方法 黑龙江11选5代理上皇巢网 网球比分网赛果 捕鱼大师1元赢版现金 喜迎棋牌游戏2018官方下载 老快3福彩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走 20选8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上海彩票秒速快三 3d开奖结果3d 澳门马会即时赔率 微信小游戏捕鱼明星兑换码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免费 福建31选7开奖 斯诺克手机台球网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