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淺議城市建設中城市設計師的責任

時間:2007-12-29  來源:《規劃師》2004(12):113-114  瀏覽:1568次
.城市建成環境與文化傳承脫節“城市是文化的容器”LewisMumford①…個城市的氣息面貌景觀,直接反映著它所處的地域的文化背景…西方的現代建筑與城市設計理論和實踐主導了中國的城市建設,境外設計公司紛紛在中國的城市打上它們的烙印…而現在急功近利貪大求全喜新厭舊的風氣阻礙了很多城市的發展建設…在這種速生型城市的設計中,“文脈”是個可笑的名詞,城市建成環境與歷史文脈現有
淺議城市建設中城市設計師的責任

1、當前中國城市建成環境的現狀

  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城市規模得到了空前的發展。一方面,這種快速、高強度的城市建設正在迅速改變著中國絕大多數城市的面貌和內在結構;另一方面,這種以速度和數量為主要特征的增長方式很難避免超常規發展帶來的副作用。從一個城市設計師的角度來看,在一個個“奇跡”背后隱藏著不可忽視的社會、文化和生態等多方面的危機。其中就城市建成環境而言,其同文化傳承、城市功能、市民生活和生態安全諸多關系的不協調可能是中國城市面臨的最嚴重的問題。

1.1城市建成環境與文化傳承脫節

  “城市是文化的容器”(Lewis Mumford)①。一個城市的氣息、面貌、景觀,直接反映著它所處的地域的文化背景。而現在急功近利、貪大求全、喜新厭舊的風氣阻礙了很多城市的發展建設。一個個渴望跑步進入現代化的城市,都統一地以城市廣場商業中心、行政中心、綠地、城市道路的體量或數量作為城市現代化的標準,在確立“樣板”城市后,再進行城市之間的相互“交流”和“學習”,并將這種結果不斷擴大。

  在這種速生型城市的設計中,“文脈”是個可笑的名詞,城市建成環境與歷史文脈、現有環境之間也并不需要什么必然聯系。西方的現代建筑與城市設計理論和實踐主導了中國的城市建設,境外設計公司紛紛在中國的城市打上它們的烙印。這就使得所謂的與國際接軌的中國城市環境就是以丟失千百年歷史文化為代價,而這種損失往往是無法彌補的。正如中國當代文化名人余秋雨所感嘆的那樣:“在糟糕建筑、糟糕街道的基礎上塑造了糟糕的一代,那么我們審美的基礎就會一味地走下坡路。”②

1.2城市建成環境與城市功能脫節

  在中國的城市文化中,象征性標志物一向有著不容忽視的地位。但是與歷史上許多象征性標志物所產生的多樣性和多義性相比,現代中國城市建設中廣泛而又機械地運用象征性標志物的結果卻往往導致了本土歷史文化的缺失。

  在中國,“高”“大”“全”“新”由于被賦予了積極的象征意義而為擁有權力的強勢階層所喜好。經濟上開始富裕起來的中國城市需要通過氣派、排場的城市建成環境來裝點門面。這種大量運用象征性標志物的城市建設方式使得城市空間在形態上嚴重地雷同,且缺失內涵。

  各城市紛紛借助物質規劃脫去舊衣換新裳。“大手筆”“有創意”、具有強烈“視覺沖擊”的城市地標、城市廣場、大型市政工程等規劃比比皆是。境外設計公司借助于它們的國際聲望在中國“圈錢”的同時,更將中國作為實現它們烏托邦夢想的一個基地。所以庫哈斯、安德魯、赫爾佐格·德隆的“魔棍”“蛋”“鳥巢”“水立方”等奇特構思在中國才會受到熱烈的追捧。國人對具有“震撼力”“宏偉的構圖”“突破性”的城市建成環境的追求可能正是出于對這些本該存在于烏托邦世界里、如今卻大搖大擺地盤踞在了像北京這樣有著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的城市里的元素而感到新鮮、好奇的緣故③。

  對象征性標志物的過度偏好,使國人忽視了城市空間的基本功能。但總有一天,當國人平靜下來后,會發現當年“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宏偉建筑、激動人心的大廣場,以及突破性的偉大構思所營造的空間既不安全又無趣味,既不活躍也不便宜,最重要的是與自己的生活原來并沒有多大的關系。

1.3城市建成環境與市民生活脫節

  城市建設中,弱勢群體的要求和利益往往得不到重視:城市中大量的小商業被大規模的城市建設排擠在外;市民很難享受到經過精心設計的良好的城市公共空間;城市中心缺乏多樣性,且不宜于人居住;以往人們在公共空間中的日常活動在當今的中國城市中已經日漸消失,致使人們在冷漠的城市空間中無所適從。而這些都是在“國際化”“跨越式”的豪言壯語下悄然發生的。

  城市空間的形態發展與城市生活需求脫節的一個頗具諷刺性意味的事實就是城市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建設的“公共空間”無人問津,而那些自發形成的具有大量城市生活內容的公共空間卻沒有經過設計,但由于被認為有損城市形象而不斷地面臨被消滅的威脅。

1.4城市建成環境與生態安全脫節

  上海自然博物館歷時3年的調查顯示:上海的氣候、地理最適宜鳴蟲安家,但現在鳴蟲數量卻不斷減少④。這不能不令人想起Rachel Carson在小說《寂靜的春天》里描述的那個由于人類欲望的惡性膨脹給地球生物帶來的災難性的春天⑤。

  中國很多城市已經開始有意識地將城市公共空間同綠地建設相結合,但是卻往往過于注重城市綠地的形式或外觀,而忽視了綠地同時也是一個小小的生物圈的事實。過于單一的地形和植被種類,使得小動物因難以獲得可供庇護的生態棲息地而大量死亡或逃逸。這說明,城市的生態環境已經脆弱到無法保證除人類外的許多動物的生存了。這在使人們的生活變得沒有了色彩的同時,也把另一個嚴峻的問題擺在了人們面前:下一個消失的物種會不會是人類自己呢?

2、城市設計師的責任

  城市設計師不是萬能的,他們只能通過兩種不同的角色介入到城市的建設進程中:第一種是積極參與社會變革,在不同層面直接將矛頭指向城市問題背后的社會、經濟根源(但事實上,在不觸動社會根本的前提下實現對諸多城市問題的根治是困難的);第二種是通過對建成環境的改良來改善城市形象、提高生活質量、緩和社會矛盾(其實改良就是一種修復,也就是說將一些原先斷裂了的聯系重新銜接。這種修復,為城市向多樣性和多義性方向發展創造了條件)。改良較變革而言要溫和得多,也更為現實。

  城市將把各種各樣的建筑容納在一起,為人們豐富的活動提供一個廣闊的平臺,并形成蘊含多種元素的現實生活中的場景。因此,不應該用一種片面的價值觀去框定這種內涵的豐富、多樣性,尤其要避免將對城市的解讀限制到規定的意義脈絡中去。只有當建成環境與城市文脈、城市功能、市民生活、生態安全之間的關系得以重續時,城市空間才有可能趨向于多樣性和多義性。
  在上述背景下,筆者認為中國的城市設計師應該致力于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為創造具有中國特色的良好的城市人居環境、推動城市進步貢獻才智。

  (1)城市設計師應朝“下”看而不是朝“上”看。

  這里所說的“朝下看”是指城市設計師不應該以文化精英自居,而應將大眾的利益而不是領導的意志放在首位,甚至要以公眾代言人的角色通過種種形式與城市設計中濫用權力的現象相抗衡。除此之外,城市設計師還應該致力于提供簡單易行、積極有效的公眾參與方式等工作。

  (2)城市設計師應是介入者而不是旁觀者。

  城市設計師必須融入到城市中去,必須依據城市地域文化和城市生活進行城市環境的設計,而不是以超然的姿態對待他的設計對象。這應是判斷規劃是否“本土化”最為本質的標準,否則,即便是當地人做的設計也未必能達到“本土化”這一要求,因此筆者對跨地域文化的規劃行為背后的價值觀表示懷疑,因為這種價值觀體現的是專家超越普通民眾的權威性,而非“以人為本”。

  (3)城市設計師應放下“斧子”拿起“雕刻刀”。

  高質量的城市建成環境是一個社會昌盛、經濟繁榮和環境優化的城市不可或缺的物質特征。世界各地興起的各種保護傳統和歷史街區的城市實踐無不印證了這個論斷。中國的城市建設應該更多地關注城市的社會文化和市民的生活需求,從追求發展速度和龐大規模轉移到提高生活質量上來。

  由于親切宜人、精致細膩的城市公共空間與高質量的城市生活具有密切的關聯性,因此城市環境設計應該致力于用細膩的手法,強調對歷史的保護及對現有環境的“反饋”。在這種思想指導下的城市設計,應是強調整體和諧的城市設計,而非大刀闊斧、傷筋動骨的城市設計。這就要求城市設計師必須從對“大手筆”的鐘愛和陶醉中清醒過來,放下“斧子”,拿起“雕刻刀”,通過對城市空間的精雕細琢來實現區域振興,從而讓城市的活力充溢在城市的各個角落。

  (4)城市設計師進行城市設計,應是一個“品”而不是“飲”的過程。

  理解一個城市的社會文化背景需要時間,高質量地改善一個城市環境也同樣需要時間,畢竟高品位和高質量的城市建成環境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但中國現在城市建設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態與之恰恰相反。

  戈登·卡倫在《城市景觀》(1971年再版)的序言中提到:“要在現代城市中找到像歷史上那樣的完美的城市空間設計及手法的例子是很困難的”。他認為原因之一就是現代城市的變化太快。“慢一點、精一點”正是目前中國城市建設對城市設計師提出的要求。

3、結論

  人生活在歷史—現實—未來這個時間序列中,并從明確自身在這個序列中的位置中得到安慰。歷史遺存可以將人的思緒一下子上溯幾十年,甚至是數百年、上千年,從而實現時間和空間的交融。中國城市設計應該尊重這種歷史和文化的延續性,并從中尋找中國城市發展的契機和方向。

  人們的自發性行為總在細膩的、親切的、宜人的、有活力的場所發生。一個歷史的、尺度宜人的、精致的城市空間往往是人們愿意駐留的地方,而不同人的集聚又促成了行為的多元化。這種多元化正是為城市帶來活力,使城市得以振興的源泉。城市設計師必須要能體會這種多元化的價值,從而進一步通過設計加以實現,必須從偏重數量和速度的大躍進模式回到對城市質量的追求上來。

[注 釋]
①芒福德將城市比作“文化的容器” ,意喻其積淀著人類的歷史,將人們的記憶、意象及信息一代一代地傳遞下去。可參見Lewis Mumford: The City in History: its Origins,its Transformations,and its Prospects.(New York: Harcourt,Brace & World, Inc.,1961).
②引自著名人文學者余秋雨和景觀設計師俞孔堅于2002年8月在珠海進行的有關珠海歷史、文化和社會生活的對話。
③這里作者感興趣的并不是這些大牌建筑師們的設計作品,而是意在提醒國人

編輯: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3d开奖结果今天号 浙江11选5 心悦吉林麻将安装步骤 体球网排球比分直播 辽宁十一选五的走势 8波手机即时比分 逍遥麻将卡五星微信群 股票配资业务怎么做 中国竞彩网篮球比分直播比分直播 赛车单双大小技巧 腾讯qq麻将免费版 湖南全来麻将官方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 球探即时指数足球即时赔率 极速快三是不是人为控制的 完整版500万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