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職能二元體系研究

時間:2007-12-29  來源:《規劃師》2004(09):47-50  瀏覽:1444次
辨析以上個相關要素的異同,可將城市設計分為兩類—管束性城市設計與開發性城市設計…管束性城市設計中具有決定性作用的組織主體必須是負責公共政策與事務負責維護全局利益的政府及城市開發管理機構…而開發性城市設計則不具備“管束性”的職能,其主旨突出表現為“開發建議”,其設計成果不是各機構必須遵循的原則,亦不是惟可執行的方案,而是多種可能性之…現階段,國內大部分城市設計由管束性城市設計和開發
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職能二元體系研究1、引言

  城市設計作為一個概念,有兩個層面的含義:一是它作為一種思維理念的形態,貫穿于從總體規劃到單體建筑設計的全過程,并針對城市三維空間的塑造進行研究,指導和影響各階段的決策要素。這一形態的城市設計,受許多相關因素的影響,具備跨越眾多學科和社會領域的思考維度,影響面極為廣闊(圖1)。二是它作為一種應用技術方法的形態,介于規劃與建筑設計之間,已經構成一門相對獨立的學科。這一形態的城市設計,以城市與建筑的三維空間為設計對象,編制相應的設計文件及圖紙成果,表現出很強的現實性、針對性和可行性(圖2)。

  城市設計所涉及的要素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①向何種組織負責;②由何種機構組織制定;③成果采用何種形式;④被賦予何種相關權限;⑤由何種部門執行;⑥由何種團體監督;⑦其變更與修改程序如何;⑧如何與城市規劃與建筑設計兩種工作進行職能界定與銜接;⑨在程序上是否成為必不可少的步驟。

  辨析以上9個相關要素的異同,可將城市設計分為兩類—管束性城市設計與開發性城市設計。管束性城市設計突出“管束性”的原則目標,是在控制性詳細規劃對城市資源進行分配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塑造城市三維空間的根本性策略,是規劃范圍內所有建筑設計和開放空間設計應共同遵守的基本原則。管束性城市設計中具有決定性作用的組織主體必須是負責公共政策與事務、負責維護全局利益的政府及城市開發管理機構。而開發性城市設計則不具備“管束性”的職能,其主旨突出表現為“開發建議”,其設計成果不是各機構必須遵循的原則,亦不是惟一可執行的方案,而是多種可能性之一。

  現階段,國內大部分城市設計由管束性城市設計和開發性城市設計糅合而成。這種狀況源于規劃師沒有明確管束性城市設計與開發性城市設計之間的關系,最終造成設計定位模糊、設計成果混亂。因此,規劃師應對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職能進行充分研究,以促進城市和區域經濟、社會、環境各方面的高效發展。

2、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職能

  通過對比管束性城市設計所涉及的9個相關要素,分析管束性城市設計與開發性城市設計在“管束”范圍、權限、方式上的差異,可明確管束性城市設計具有“開發管制”與“設計引導”兩種職能(表1)。

2.1管束性城市設計的“開發管制”職能

  管束性城市設計的“開發管制”職能的服務對象是政府職能部門及綜合開發機構,其成果清晰、明確、嚴密,在與“設計引導”職能共同作用的過程中占主導地位。借鑒國外城市規劃和城市設計過程中運用的理性規則,管束性城市設計的“開發管制”職能具體表現為建立明確的硬性指標體系或彈性指標體系。并且,這套指標體系中的各項要素,在不同地塊、不同性質的區域中都有大相徑庭的指標要求。

  管束性城市設計“開發管制”職能的硬性指標體系是以具體、明確的指標,以“求同”的控制方法來細化和策動(作用于與反作用于)控制性詳細規劃的。現階段的城市控制性詳細規劃對土地開發強度、公共配套設施,特別是城市特色的保護缺乏有效、有力的控制,因此,應充分發揮管束性城市設計的“開發管制”職能,以彌補控制性詳細規劃的控制不足,滿足各方的利益要求。例如,筆者參與的舟山市臨城市級行政中心及海洋文化廣場城市設計項目,其設計的基礎是控制性詳細規劃。隨著城市的發展,控制性詳細規劃所制定的一系列控制指標是否符合場所特征,成為城市設計要關注的關鍵問題。并且控制性詳細規劃階段的主要指標是二維范圍內的,而同一組二維指標可以衍生出多種三維的空間形體。因此,為了反映完整的城市中心區和濱海的視覺特征,必須對區塊空間整體形象進行控制,對建筑控制高度進行修正,將建筑控制高度由控制性詳細規劃要求的60 m變為100 m,以較大的建筑尺度與基地面對的大海相呼應。這是在控制性詳細規劃的基礎上綜合了各方面的利益要求,特別是適應了舟山這一濱海城市特色的結果。設計成果(特別是指標成果)在被政府職能部門認可后,將對這一區塊的具體開發起決定性的指導作用(圖3)。

  管束性城市設計“開發管制”職能的彈性指標體系以彈性的、可納入變量的、具有反饋機制的指標來細化和策動控制性詳細規劃。筆者曾在澳大利亞布里斯班工作,并對布里斯班的城市設計法規進行了調研。布里斯班政府在對中心區的高層建筑進行法規性控制時,將高層建筑分為基座與塔樓兩類進行控制。對于有基座的高層建筑,為了保持街道的整體感和連續性,法規規定了最大的基座高度,且在水平方向上不允許基座有大的凹凸進退。而對于高層塔樓,運用正切矩形進行控制,這樣,總建筑面積并非由規劃部門確定具體數值,而是通過計算得出。對開發商而言,正切矩形的面積越小,所獲得的總建筑面積越多,從而獲取的利益越大;對建筑而言,要想獲得較小面積的正切矩形,就要使平面緊縮,使突出物盡量減少,還要使平面趨向多方向。這樣,彈性指標體系將開發商的利益與建筑的整體性聯系到一起。只要順應彈性指標的導向,規劃成果就能同時顧全三方面:為建筑奠定整體的基礎,保證開發商得到商業利益,使建筑師的設計才能得以體現(圖4)。

  社會在不斷進步,經濟在不斷發展,因此管束性城市設計的編制要建立在對未來的預測之上。并且,管束性城市設計的成果,特別是“開發管制”成果必須被賦予相應的法律地位,以保證其嚴肅性。如美國的區劃法是憲法規定的“管理權”名下的一種管理手段,由州政府下放到各級政府,其實施過程嚴密,效果顯著;香港的法定分區計劃大綱圖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局審批通過,是香港城市規劃體系中具有法律效力的規劃文件;深圳市編制的法定圖則是對規劃區域內的土地使用做出詳細控制規定,經批準后將成為有關該地區規劃的“法定文件”。管束性城市設計“開發管制”職能的指標體系只有具備法律效力,才可以保障城市建設在其指導下健康、有序的發展。

2.2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設計引導”職能

  在遵循“開發管制”的條例的基礎上,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設計引導”職能是從美學原則、行為心理、歷史傳統與文脈、地方特色等各項設計條件出發,對單體建筑及城市空間環境的設計提出一系列軟性指標,以塑造和保護城市公共空間的整體效果。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設計引導”職能主要包括以下設計要素:自然客體、歷史文化、城市的平面形態與肌理、單體建筑形象與符號、建筑形態及其組合、開放空間的組織、交通系統的組織、生態綠化系統的組織。管束性城市設計的“設計引導”職能是具體進行城市空間的設計及控制,“是專門研究城市環境的可能形式”(凱文·林奇)。它在“開發管制”職能的基礎上,在“定性、定量、定位”的基礎上增加“定質”,通過對開發性城市設計的有效引導,避免城市發展過程中各方面的主觀因素對城市空間環境建設造成的誤導,在為上層政府機構提供城市發展評價標準的同時,也為設計工作提供依據,從而使城市發展控制機構為開發性城市設計或項目開發提供具體的評價原則。

  筆者參與的舟山市臨城新區控制性城市形態設計項目,是受舟山市建委委托,與澳大利亞HRP設計公司合作完成的。該項目所形成的一整套城市設計成果與總體設計理念,解釋并深化了已編制文件(舟山市臨城新區控制性詳細規劃由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編制完成)所包含的規劃要求和標準,為形成下級城市設計提供了控制性依據。控制性綱要包括7項內容,即城市形態意象和結構、城市景觀視廊、運行系統、環境、CBD、居住區設計導則及其它用地(圖5)。這7項具體綱要以城市形態意象與結構為中心,在城市整體層面上通過景觀視廊、運行系統、環境3項綱要進行控制,在城市區塊層面上通過CBD設計綱要、居住區設計綱要、其它用地設計綱要進行控制。而這一系列的內容只是對下一步的開發過程起引導作用,要求開發行為做出應對。“設計引導”職能的作用是為城市管理者提供專業的評價依據,為下一層級的開發性城市設計或直接進入單體建筑設計提供設計原則和依據(圖6)。


[參考文獻]
[1]王建國.城市設計[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1997.
[2]盧濟威.城市設計及其發展[J].建筑學報,1997,(4).
[3]扈萬泰.城市設計運行機制[D].哈爾濱工業大學2001年博士論文.
[4]Jonathan Barnett著,舒達恩譯.開放的都市設計程序[M].臺灣:尚林出版社.

[作者簡介]
唐 實,男,浙江大學建筑設計及其理論研究所碩士研究生。
徐 雷,男,浙江大學建筑設計及其理論研究所教授。

編輯: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彩乐乐即时比分 竞彩比分4串1中了157亿 大配资 卓鼎策略 今日新浪体育新闻 山东老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20选5开奖结 中国体育台球比分直播 cba辽宁队今天比分 棒球比分 d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今天世界杯比分竞猜 东北麻将怎么打 重庆快乐十分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结果19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