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發展對外承包工程的體制性矛盾與對策

時間:2007-12-31  來源:  瀏覽:1192次
當年就有近家這類企業獲得對外承包工程經營權…在這個競爭空前激烈的市場上,承包商必須具有雄厚的資金實力與融資能力先進的科技實力超強的綜合經營管理能力強大的工程設計與施工能力敏銳的信息捕捉與利用能力…據英國《國際建筑周刊》估計,目前全球工程建設市場可以直接國際發包的份額應該在萬億美元以上…作為窗口型企業的原有中央和地方的國際公司在對外承包工程企業中的比重大大下降…
發展對外承包工程的體制性矛盾與對策當前我國對外承包工程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但其進一步發展還受到一系列因素的限制。其中對外承包工程自身的一些體制性矛盾是不容忽視的障礙。如果不消除這些障礙,我們很難抓住和充分利用國內外環境條件的變化所帶來的機遇。

一、對外工程承包的體制性矛盾

(一)經營主體多元化與經營秩序混亂的矛盾

1999年外經貿部發文調整了企業申請對外承包工程經營資格的標準條件,重點放寬了專業工程企業特別是大型企業和企業集團的資格審批標準。當年就有近400家這類企業獲得對外承包工程經營權。作為窗口型企業的原有中央和地方的國際公司在對外承包工程企業中的比重大大下降。這是推進對外承包工程經營主體多元化的又一重大步驟。它有利于調動各地方大力發展對外承包工程的積極性,有利于逐步優化對外經濟合作的經營主體結構。但這仍不足以從根本上緩和多年來困擾對外工程承包的經營秩序混亂問題,還有可能加劇經營秩序的混亂。長期以來,在對外承包工程業務中,始終沒能解決惡性競爭、自相殘殺、肥水外流的問題。形成這種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局面,有國內外的客觀原因,但根本原因在于現有對外承包公司還缺乏有效的自我約束機制;由于技術、管理水平和資金實力低下,多數對外承包企業沒有辦法采用非價格競爭手段,不得不停留在單純依靠勞動成本相對優勢的低價競爭這種低層次階段。不少承包公司為了承攬項目,完成必要的營業額,不惜以虧損價格低價競標。近年來,個別國際公司事實上的破產正是這種低層次惡性競爭的產物。

當前國際承包市場需求總額十分巨大。據英國《國際建筑周刊》估計,目前全球工程建設市場可以直接國際發包的份額應該在1萬億美元以上。但是其中大部分是專業性很強、技術含量高、建設難度大的大型或特大型項目,且業主常常要求采用EPC、DBT、PMC等總承包方式和BOT方式。我國多數對外承包商對此只能望洋興嘆。所以,相對于我國對外承包企業的龐大的數量、相對優勢的競爭力而言,國際承包市場的總需求是非常有限的。在“僧多粥少”、大家都希望爭奪一點市場份額的前提下,由于眾多取得對外經營權的承包企業還缺乏健全的自我約束機制,由于企業外部約束機制也不完美,出現不同程度的“窩里斗”就不可避免。因此,如果沒有配套改革,現階段我國經營主體的進一步多元化雖有助于鼓勵競爭、優化經營主體結構,但卻不一定有助于對外承包工程的經營秩序,還有可能加劇本已激烈的惡性競爭。

(二)經營主體多元化與“大企業”戰略、“大經貿”戰略的矛盾。

國際工程承包是各國承包商競爭實力的綜合較量。帶資承包、總承包和BOT等等已成為主要的承包方式。當前國際承包工程日益朝著規模大型化、技術復雜化、功能多樣化、承包綜合化等方向發展。在這個競爭空前激烈的市場上,承包商必須具有雄厚的資金實力與融資能力、先進的科技實力、超強的綜合經營管理能力、強大的工程設計施工能力、敏銳的信息捕捉與利用能力。為適應這種競爭態勢,我國與對外承包工程相關的種類企業應該通過各種形式聯合起來,實施大企業戰略。

然而,在經營主體多元化條件下,現有的企業結構同“大企業”戰略、“大經貿”戰略的要求正出現日益突出的矛盾。我國現有的1400多家對外承包勞務公司普遍存在規模小、力量單薄、經營分散、承包能力單一、綜合性復合型人才奇缺、市場交易成本高昂等共同問題,除了少數幾家規模較大以外,多數公司基本上無法承攬大型工程項目的一體化建設,只能靠勞動成本低廉的相對優勢,從事勞務輸出承擔小批量土建工程,只能掙一點勞務費。

這種作坊式的企業結構已經并將繼續從多方面限制我國對外承包工程的發展。

第一、它制約著我國對外工程承包企業的資金實力和融資能力;嚴重影響了我國企業承攬海外大型工程項目的競爭力。對外承包企業雖數量眾多,但是單個企業資金實力普遍很單薄。資金短缺已成為制約我國對外承包工程業務發展的主要瓶頸。雖然有關部委已經擬定一些政策措施,在資金上予以支持,但是這些措施目前還不夠具體,而且很難根本消除資金上的瓶頸。在各自為政、缺乏協作與聯合的前提下,經營主體的多元化有可能加劇對外承包企業在資金實力與業務發展上的惡性循環,那就是:單個企業實力弱小—融資困難——人才流失——難以承攬大型工程項目——經營困難,實力弱少——商業和金融信譽差——融資更困難——人才進一步流失——更難承攬工程項目……。

第二、它使我國對外承包企業信息不靈。現有對外承包企業實力弱小,單個企業很難建立起自己遍布全球的信息網絡。政府本應該在這方面提供全方位服務,但是政府有關部門和駐外機構在這方面還做得不夠。這就要求加快現有企業的結構重組,加強聯合與協作,相互溝通信息,盡可能實現信息資源共享。然而,在目前這種各自為政,自相殘殺的情況下,各承包企業之間互為競爭對手,很難做到溝通信息與資源共享。有的企業即使了解某種信息,如果對自己沒用,寧愿浪費掉,也不提供給其他企業。

第三、它不利于對外承包企業節約市場交易成本,弱化了我國對外承包工程的成本競爭力。根據科斯定理,企業通過市場進行的一切交易活動都需付出相應的代價,即市場交易成本,如交易中的各種談判、討價還價、條約費用、信息費用、公關交際費用,市場交易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等等。交易成本的大小與企業的規模密切相關。一般說來,市場交易成本與企業規模成反比,對于整個國家來講,對外承包工程的市場交易成本則與企業結構密切相關。如果企業結構是以大企業為主,市場交易成本就相對較低;如果是以小企業為主,市場交易成本就可能提高。1400多家企業直接對外的市場交易成本肯定高于把它們組成一兩百家大企業直接對外的市場交易成本。

第四、它不利于對外工程承包為“大經貿”戰略服務。由于眾多對外承包工程企業多半只能從國外總承包商那里分包部分工程項目,或者只提供勞務,無權過問項目采用什么設備和原材料。因此這類承包項目根本不可能帶動國內設備和原材料的出口。在這種情況下,對外承包、對外投資和出口貿易相互推動與支持的“大經貿”戰略就成了一句空話。這就像單個農民進城給建筑公司打工一樣,打工者怎么可能決定項目采用何種設備和材料?只有當眾多的單個農民聯合起來組成自己的建筑公司并承攬到整個工程項目的時候,他們才有可能決定項目采用那里的設備和材料。

(三)經營主體多元化與人才短缺和人才浪費同時并存的矛盾。

人才短缺是我國對外承包工程的普遍問題。我國對外承包企業要么經營管理水平和效率低下,要么工程設計與咨詢落后,要么項目所需設備和材料全部依賴外國廠商,在對外承包工程中形成了經營管理、工程設計與咨詢、設備和料件供應“三足鼎立”的特有格局。原有國際公司缺乏工程技術和專業設計人員;專業工程公司則嚴重缺乏國際承包工程的經營管理人員;設備生產企業則缺乏工程管理人員。這幾類公司本應該各自發揮自己的專長和優勢,聯合起來形成專業化協作體系以提高整體、綜合競爭能力。目前我國經濟體系還比較缺乏這種企業間自動聯合與協作的市場體制,往往是在地區分割或行業分割的基礎上各自為政,分散經營,自相殘殺。在經營主體迅速多元化的條件下,這種游擊戰的作戰方式不僅使每個企業都深受人才短缺制約,而且由于過度競爭、內部互相拆臺,更由于單個企業實力弱小、都想孤軍奮戰,所以大家都很難承攬到工程項目。許多企業長期處于“沒活干”的境地,這部分企業的人才被閑置和浪費掉了。據調查,四川某公司前幾年的國際工程承包業務曾經很紅火,最近幾年由于攬不到工程項目,部分管理人員已經兩三年沒有上班而照常領取工資!人才奇缺同人才浪費和閑置同時并存的矛盾現象,是經營主體多元化、企業結構不合理的直接結果。在現有對外承包工程體制下,這種結果帶有某種必然性。

長期以來,我國理論和實踐部門都在呼吁大力培養對外承包工程的綜合性、復合型人才。事實上這并不現實,只能是一種美好的愿望。由于時間和精力的限制,絕大多數人都不可能真正掌握對外承包工程各方面的專業技術知識。要緩和人才短缺人才浪費同時并存的矛盾,目前比較現實的選擇是大力推進現有各類承包企業的聯合與改組,讓各類企業在人才問題上實現優勢互補。

二、經營主體多元化條件下的對策思考

為了適應市場化改革,也為了在我國加入WTO以后更好地同國際規范接軌,經營主體的多元化是現階段我國對外承包工程事業發展過程中不得不經歷的一個階段。政府也不可能輕易把已經給出的經營權收回去。因此只能在經營主體多元化的前提下設計進一步發展對外承包工程的對策。

1.深化改革,硬化企業的行為約束機制

對外承包工程經營秩序不理想的根源在于承包工程企業的行為約束機制軟化。為硬化約束機制:

第一、要對現有承包工程企業實施股份制改造。企業健全的行為約束機制的形成必須以明確界定的產權作為前提。而我國對外承包企業基本上是單一的國營企業,產權關系至今十分紊亂而不明確,責權利不統一。企業沒有獨立的財產權。一個沒有獨立財產權的法人是一個不享有民事權利、沒有民事行為能力的法人,在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情況下,這樣一個取得經營權的法人也可以不就其經營行為向所有者承擔民事義務和責任。這是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約束機制軟化的根本原因。因此必須加快對外承包企業的股份制改造,建立產權明晰,責權利統一的現代企業制度,完善法人治理結構,讓企業對自己的經營行為負責。

第二、要大力鼓勵私營企業開展對外工程承包。私營企業產權明確,經營者自己必須完全承擔經營行為的責任和義務。其體制屬性決定了私營企業的行為約束機制是硬約束。它不可能不計成本地虧本參與投標競爭。鼓勵更多的私營企業參與對外承包工程,既有助于優化經營主體結構,也有助于從總體上緩和“鶩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局面。因此既要授予更多私營企業參與對外承包工程的經營權,又要在融資渠道、信貸條件、資產重組、人員派遺、信息服務等方面給予國營企業享有的同等待遇。

2.大力推進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結構的戰略性改組與優化

為擴大對外承包工程的規模和提高層次,經營主體不在多,而在于精。為了減少過度分散、各自為政帶來的不利影響,應該加快實施大企業戰略。這就要求加快現有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的結構調整與戰略性改組,組建一批特大型企業集團,組建一批航空母艦,以他們為龍頭,逐步采用總承包等方式去承攬國際上的大型工程項目。其他眾多中小企業主要為龍頭企業配套服務,或者從龍頭企業那里分包部分工程項目。大中小企業宜按照市場經濟的客觀要求,努力加強相互間的專業化分工與協作,以實現揚長補短,優勢互補。

(1)銀企合作,培育金融資本。資金短缺且融資能力差向來是制約我國對外承包工程的瓶頸之一。這是我國銀行資本同產業資本長期分離的結果。為了適應改革和開放的需要,從根本上減少瓶頸限制,一是要切實落實現有的和擬議中的有關對外承包工程的金融支持政策;二是要設立扶持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的專項基金或銀行,要像設立進出口銀行推動出口那樣,設立專項基金或銀行推動對外承包工程的發展;三是有必要推動銀行資本同產業資本的合作與融合,形成新的財團式的金融資本。這不是誰單方面支持誰的問題,而是現階段我國銀行資本和產業資本自身發展的客觀需要。在這方面,可以借鑒西方國家金融資本的發展道路,首先在民營銀行和股份制銀行試點,采取銀行與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相互參股、資產置換、互派董事或管理人員、銀行自己牽頭組建對外承包工程企業集團、大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創辦自己的銀行等方式,逐步推進銀行資本同產業資本的融合。

(2)按照專業化分工與協作的市場要求,跨地區、跨行業組建對外承包企業集團。為改變目前多數企業實力單薄的格局,需要對現有各類承包企業實行大規模地調整與改組、優化經營主體結構。政府應采取各種優惠政策鼓勵大型承包企業兼并中小企業,鼓勵中小承包企業相互合并、聯合與資產置換。目前可以有三種做法:一是以專業建筑公司為龍頭,兼并或合并其他窗口型公司、工程設計單位和生產企業;二是以窗口型公司為龍頭,兼并、合并或聯合其他相關企業;三是以某些壟斷性經營的專業進出口總公司牽頭,組建對外承包、勞務合作子公司,從而部分解決各行業和地方主管部門,消除行業和地方保護主義,鼓勵企業在自愿、經濟的原則下加快重組。

作者:肖慈方外經貿研究院摘編

編輯: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新浪彩票比分析推荐 河南人打的麻将是哪种 3d试机号 北京赛车pk10是正规的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为 大为配资 辽宁11选5一定牛 河北微乐麻将软件下载 像大赢家比分的比分网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分 股票模拟器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22选5 乐享北京麻将有挂吗 体彩20选5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