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沙漠城市的綠洲-科威特公園重建設計

時間:2016-03-30  來源:  瀏覽:1235次
新建的人工湖內藏有根米長的伸縮國旗旗桿…當地首屈指的咨詢公司KhaledAlFouzan與葡萄牙建筑景觀設計師合作,贏下了這次修復性設計的競賽…設計師結合現狀建筑,提出了個城市帶狀綠地方案,同時對應當地水資源稀缺的自然條件,嚴酷的氣候以及城市維護狀況,選用了大量的本土植物…此外,公園里還有個科威特官方的訪客中心,用以接待外國國家代表…項目從開始設計到最終完工僅用時個月…
沙漠城市的綠洲-科威特公園重建設計

這個規則式公園建于60年代初期,是科威特政府為了慶祝國家的現代化而建,后來為了紀念在兩伊戰爭中抵抗薩達姆侵略的烈士而更名為”Shaheed Garden”。這次的重建將成為本年度中東和北非地區城市公園和城市建設的盛事。公園將于科威特國慶和獨立日(2月25/26)正式揭幕,屆時,巨資購買的煙花齊燃,媒體競相報道。

20公頃大的公園里包括了兩個博物館,一個大型地下停車場以及其它設施。新建的人工湖內藏有一根30米長的伸縮國旗旗桿。此外,公園里還有一個科威特官方的訪客中心,用以接待外國國家代表。

當地首屈一指的咨詢公司Khaled Al Fouzan與葡萄牙建筑景觀設計師合作,贏下了這次修復性設計的競賽。設計師結合現狀建筑,提出了一個城市帶狀綠地方案,同時對應當地水資源稀缺的自然條件,嚴酷的氣候以及城市維護狀況,選用了大量的本土植物。項目從開始設計到最終完工僅用時22個月。

科威特領導人辦公室于2012年回應烈士管理局的擔憂,強調對Al Shaheed 公園不僅將用于國慶慶典,也將用以緬懷犧牲的烈士。科威特憲法頒布五十周年紀念碑將成為公園重建的第一步,其后將有一些系列的公共建筑,包括兩個博物館、停車場、訪客中心、人工湖以及舊公園的鳥舍建成。重建方案受到1969-75年期間Peter and Alison Smithson對同一地塊的設計的影響,繼承并延續了該方案許多策略性的價值取向。

景觀設計上,方案沿用了現有的地下服務設施以及樹木形成的網格,并以此劃分室內外的互動空間。建筑出于對聲學和視覺上影響的考慮,將采用覆土結構。縱觀全局,這個網格系統將創造一個中尺度的氣候調節區,減輕風、噪音、塵土和陽光的影響。埃米爾步道,游客步道以及慢跑道成為了三條主要的園路,連接未來所有的活動區域,同時也作為辨認現狀公園邊界和樹木,地下服務設施,憲法紀念碑以及麥加方向的參考而存在。場地內的土方達成了基本的平衡,挖掘人工湖和地下停車場移出的土方成為了覆土建筑的主要建筑材料。同時,由于政府嚴格規定任何建筑不得突出于帶狀綠地之上,覆土建筑的頂面上將種滿植物,而在科威特實施如此大范圍屋頂種植的難度和所承受的壓力,將不亞于1953年科威特第一座現代建筑建設時所經受的。

人居博物館是位于一個種有本土植物的條形沙丘之下,一直延伸到公園小道的交接處。博物館內包括有展廳,圖書館,實驗室,辦公室,咖啡館,書店以及一個兒童學習中心。在地下停車場的屋頂處,沙丘一路下延,到達博物館的地下層,埋入朝向鹽堿洼地和沙漠峽谷的單體框架結構中。

Al Shaheed 公園原有的標志性噴泉和圓形露天劇場則被一個12000立方米容量的人工湖取代。湖水的容量將決定園區植被種植的數量,以實現自給自足。景觀建筑師從設計初期便著手于將國家的原生態景觀融入方案中。從北部的沙漠高原一直到南部的綠洲,從鹽堿洼地到阿拉伯膠樹林,土壤和植被的使用如實地在公園的截面上反映了科威特自然景觀的狀態。位于人工湖一側的訪客中心和行政辦公樓則是中庭建筑試驗性的改造。訪客中心的室內地平略低于室外,建筑的兩側設有開口,與中庭一起形成了一個自然的通風系統,帶走室內的熱空氣。由于在設計階段建筑功能尚未完全確定,建筑在整個過程中不斷的圍繞核心疊加功能,如同一個古代的城鎮一般逐漸擴張,縱使完全被土壤所覆蓋,仍能從起伏的地形和體量一窺這個過程。

花園朝向Sha’ab 大門的另一端,是戰爭烈士博物館。建筑沿用Peter and Alison1970年引入科威特的“毯式建筑”形式,在入口層為城市打造了一篇“陰影綠洲”。建筑依照不同的功能被劃分為不同的體塊,展廳、咖啡廳、辦公室、研究中心都覆蓋在自由的種滿了棗椰樹的屋頂平面之下。順著建筑延伸部分之上的小棗椰樹林前行,穿過一個建于戰爭年代的地下通道,將來到城市的古城大門。棗椰樹林的邊界臺階式的花園所限定,鋪地采用了葡萄牙式的立體鋪裝,行人亦可在其上穿行。相同的臺階式元素也出現在博物館和花園共用的衛生間、祈禱室和服務設施處,以界定它們的邊界。

在公園的最低處,也是最陰涼的地方,游人將被引導至一個圓形劇場,來到古城門“maidan”,在這個城墻花園之上設有可折疊的椅子,供聚會又或者大型表演所使用。觀眾將坐在最底下的臺階上,免受陽光的直射和街道噪音的干擾,而高高的舞臺則位于Sour 大街的城門處。底部的通道連接的南邊的地塊,為公園的進一步擴張埋下伏筆。未來的“體育maidan”將成為一個能夠吸引年輕人的體育和創新的多功能活動中心。

Al Shaheed 公園的重建方案正如A+P Smithson 在1982年威尼斯雙年展中展示的方案所言:“在過去的1951年中城市里沒有一個有歷史性意義的地方。一個抬升的步行系統將成為科威特的必去之處”。但這不應該成為一個單一性的假設,有局限的范圍或是一個僅是策略性的局部介入。這個由各種公共性建筑組成的區域將與城市從各種層次上有所聯系,從而成為一個極具影響力的整體性概念。每一個被植入于公園的公共性建筑將被解讀為有明確的邏輯意義和公共性的存在,成為一個階段性的措施。這個綜合性的項目將成為除了私人商場以外的,鼓勵國民真正的去使用、介入的公共性場所。如今,這個宏大的構想正從政府的實踐和公共政策中逐步顯露出來。

編輯: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华东15选五 走势图 网上赚钱方法大全 2019新疆35选7开奖结果 平特一肖500赔多少钱 极速飞艇是正规的吗 神来棋牌下载手机版 3d金码试机号 齐天大圣捕鱼 1分彩中奖 琼海海南麻将下载 不用网络的单机麻将 广西11选5有软件买的吗 成都血战到底麻将规则 中盛投资 江苏快3软件官方网站 疯狂飞艇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