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ASLA dirt博客:從景觀到生態都市主義的演變

時間:2016-07-02  來源:dirt  瀏覽:523次
我們也開始看到這些觀點在向主流媒體滲透…生態景觀價值意識也在城市中獲得廣泛地提升…在對West事務所創辦人兼景觀設計師AdriaanGeuze以及其在紐約市總督島項目的最新社評中,《紐約客》雜志寫到公園已成為新的建筑焦點,完美的契合我們追求綠色和社區的時代…查爾斯的這本書也許并不適合大眾閱讀,其寫作手法很微妙,但書中理論大膽且豐富…他對規劃和景觀設計雙生歷史以及在過去的幾十年里這些學

查爾斯•瓦爾德海姆(Charles Waldheim)哈佛大學景觀設計學院景觀設計系主任,正在擺脫“景觀都市主義的原始論斷和中心思想”,這是他之前發展和提出的一種頗受爭議的理論。在新書《Landscape as Urbanism: A General Theory》中,查爾斯提出了一個更開闊的論點,稱景觀設計是通過“生態都市主義”建造更多可持續發展城市的最佳專業學科。我們的城市越來越復雜,需要以一套系統方法梳理所有的內在聯系。在多層次的城市世界中,沒有比一個城市的基本生態更適合的了?

大部分的設計行業媒體都贊同查爾斯。The Architect’s Newspaper,CityLab和其他規劃設計出版物都擴大了景觀設計的范圍;現在最新的城市生態方案、公園和廣場也與新建建筑獲得了同樣地關注度。我們也開始看到這些觀點在向主流媒體滲透。在對West 8事務所創辦人兼景觀設計師AdriaanGeuze以及其在紐約市總督島項目的最新社評中,《紐約客》雜志寫到:“公園已成為新的建筑焦點,完美的契合我們追求綠色和社區的時代。”生態景觀價值意識也在城市中獲得廣泛地提升。

查爾斯的這本書也許并不適合大眾閱讀,其寫作手法很微妙,但書中理論大膽且豐富。他對規劃和景觀設計雙生歷史以及在過去的幾十年里這些學科是如何在一些大城市中轉換角色的看法啟發人們思考。他越來越認為現代城市規劃師“急于文檔創作”,集中在“公共關系、立法程序以及社區利益”上,而景觀設計師會有深遠、層次化的生態視角,并實現它們。“在許多情況下,景觀設計策略優于規劃。在許多項目當中,生態意識引導城市秩序,而設計機構通過復雜的土地利用、環境保護、公眾參與以及設計文化推動程序發展。在這些項目當中,之前殘存的規劃體制經常被設計競賽、捐贈遺產以及社區協調而變得冗繁復雜。”

在ArchDaily網站上,瓦爾德海姆列舉出代表景觀設計發展趨勢的12個項目,而在他的書中,他舉例紐約市的高線公園、芝加哥的千禧公園以及多倫多的濱水公園,作為城市建設中景觀和生態優先理論的主要案例。瓦爾德海姆提出這些大型、景觀設計師主導的項目是“景觀設計師是我們時代的城市規劃師”的標志。但是,瓦爾德海姆不會探究領導、規劃和管理框架或能讓這些項目第一時間呈現的當地文化中的任何細節。對于他而言,景觀設計師的角色最重要。

最有趣的一章是看待“景觀設計師(landscape architect)”術語的歷史。瓦爾德海姆提出由于景觀設計師日益增長的城市和生態視角,這一術語并不公正。他表示稱這個爭論自19世紀晚期一直存在,至少在這個領域的領導人物中存在著。弗雷德里克•勞•奧姆斯特德尤其不喜歡景觀設計師這一術語,“渴望出現能代表‘森林藝術’新術語的出現。”奧姆斯特德說過:“景觀不是一個恰當的詞匯,建筑也不是。二者的結合更不是。園藝更糟。”瓦爾德海姆寫到奧姆斯特德想要對法國術語一個更確切地英文翻譯,“更好地捕捉到城市秩序這一新藝術的微妙之處。”有趣的是,美國景觀設計師協會(ASLA,成立于1899年)的許多創辦者也曾被景觀設計師的頭銜“激怒”過,如ASLA唯一的一位女性創辦者比阿特麗克斯•法蘭德(Beatrix Farrand)。瓦爾德海姆將法國和西班牙architecte-paysagiste概念盡量地翻譯成“風景畫家”,給不斷發展的該行業一個更確切的頭銜。

在《Landscape as Urbanism》一書的最后,瓦爾德海姆拋開西方,集中在亞洲景觀設計行業未來的發展,突出體現了土人設計創辦者、ASLA理事俞孔堅在中國的獨特地位。“俞孔堅成就卓越,無疑是當今中國最重要的實踐型景觀設計師。”俞孔堅在中國發揮的作用就如奧姆斯特德當時的作用,但項目尺度更大一些。(通過省略的部分,瓦爾德海姆想說當今美國沒有人像他一樣完成那樣大尺度的項目)。“俞孔堅利用其獨有的地位來說服中國的政治官員,主要是國家領導人及市長,吸收西方都市、省、甚至是國家規模的生態規劃實踐。”通過他的努力,他為中國市長授課以及教授其出版的作品,在全國范圍內明確提出了一個科學認知的生態規劃議程。俞孔堅的主張在最新的一個項目中達到高潮:一個中國國家生態安全規劃。從追隨者上看,俞孔堅和其他人的“生態城市主義”遠超限制頗多的景觀都市主義。

瓦爾德海姆總結道“實現都市主義的生態方法意味著進一步、更加確切地了解生態理念,成為設計中的一種模型和媒介。它會獲得避免一些景觀設計雜事、全面改進20年景觀都市主義的學術議程的雙重利益。”“生態都市主開放了一系列的新機會”。環境修復、生態健康以及生態多樣性的呼聲越來越高,這就表明重新構思城市未來的潛能。一個有趣的理念就是生態健康與良好的設計結合為城市中的人類和其他物種服務。

高銀鋒/譯

原文鏈接:https://dirt.asla.org/2016/05/12/from-landscape-to-ecological-urbanism/

編輯:Jared Green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fg美人捕鱼游戏网站 极速体育比分直播 河北11选5前三直走势 熊猫娱乐棋牌 秒速快三开奖结果是统一的吗 浙江20选5开奖 7m篮球即时比分下 揭秘网络棋牌游戏打鱼 天津麻将规则 黑龙江十一选五 走势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全国 今天 网赚42团队 福建快三推荐预测号码 双色球复式 二人麻将app哪些 股票融资开户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