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ASLA Dirt博客:新景觀宣言——回顧景觀設計行業50年

時間:2016-07-09  來源:ASLA dirt博客  瀏覽:880次
會議通過對自年來美國景觀設計作取得的成果的反思與討論,形成了以下幾個主題:美國環境危機蔓延到全球原始宣言危機感將我們聚集起來…在其引言中,LAF負責人科納·格雷KonaGray很快地注意到在年宣言中,這都是關于美國景觀的…然而年后,俞孔堅與堪薩斯州立大學景觀設計系的助理教授AlpaNawre同被年的美國與當代中國和印度環境問題的相似點所震撼

在景觀設計基金會(LAF)新景觀宣言:景觀設計及其未來發展峰會上,700多位景觀設計師闡述了個人宣言以及他們的理念,為未來50年新的景觀宣言出一份力,作為LAF原始宣言的后續。點擊查看“展望未來50年景觀設計行業的發展”。

原始宣言發布于1966年,背景是美國產生重大政治和社會變革、環境退化的時代。

盡管該峰會的焦點在于打造一個新宣言以及該行業的構想,用于引導未來50年內景觀設計師的工作,但會議另一個重點是回顧了過去50年景觀設計行業所取得的成就。

會議通過對自1966年來美國景觀設計作取得的成果的反思與討論,形成了以下幾個主題:

美國環境危機蔓延到全球

原始宣言:“危機感將我們聚集起來。”

在其引言中,LAF負責人科納·格雷(Kona Gray)很快地注意到在1966年宣言中,“這都是關于美國景觀的。”原始宣言列舉了這些關注點,如“伊利湖逐漸腐敗,紐約市缺少水源,德拉瓦河鹽分高,波托馬克河污染嚴重、水泥堵塞。”土人設計的首席設計師、ASLA理事俞孔堅表示1966年的美國環境描述與被最具影響力的景觀設計師、原始宣言的合著者之一伊恩·麥克哈格(Ian McHarg),所稱作的“東方和諧”的亞洲水利文明情況形成強烈對比。然而50年后,俞孔堅與堪薩斯州立大學景觀設計系的助理教授AlpaNawre一同被1950年的美國與當代中國和印度環境問題的相似點所震撼,這些國家的發展導致了史無前例規模的環境問題。

除了過去十幾年里發展中國家迅速蔓延的污染危機、環境退化以及棲息地稀缺外,人類誘發的氣候變化和人口新型全球危機也逐漸出現并蔓延開來了。

景觀設計師更具政治性

原始宣言:“我們保證我們的服務。我們需共同合作,解決危機。”

雖然1966年宣言不會直接影響政治,根據弗吉尼亞大學的教授、ASLA理事的主講嘉賓貝絲·梅耶(BethMeyer)、重要著作《設計結合自然Design with Nature》的作者伊恩·麥克哈格以及該宣言的其他合著者不僅對環境危機做出回應,還通過林頓·約翰遜總統偉大社會改革為景觀設計引入政治機會。

麥克哈格對約翰遜夫人的城市中美學和自然價值理念發展以及1965年5月自然美學白宮會議建立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之后他將第一夫人和環境提倡者約翰遜夫人介紹為自己的粉絲。

梅耶之后討論稱他在1966年宣言中的核心作用主要是以景觀設計師的身份影響并呼吁政界對環境問題監管的意識提高。就在4年之后,麥克哈格會在費城參加第一個地球日活動。

該政治背景為過去50年許多主要的景觀設計師的爭論和互相支持提供了平臺。這其中的一個案例是LAF峰會的Martha Schwartz Partners事務所的創辦人、ASLA理事瑪莎·施瓦茨(Martha Schwartz)。在她的宣言當中,施瓦茨表示為了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景觀設計師必須通過成為“在線戰士”恢復其政治機構,并重新建立起該專業的政治派別,從而能夠“創建一個強有力的日程”。南加州大學景觀設計系的主任凱利·香農(Kelly Shannon)也贊同這一觀點,她建議景觀設計師必須持續“主導社會運動以及引導政策制定。”

人類和公園重新回歸城市

原始宣言:“美國大部分的城市居民正與自然的視覺和身體接觸中分離開。”

在城市衰敗嚴重的時代,1966年宣言對城市設計沒有起到任何指導作用。回顧過去的50年并相比他人而言, Gehl Architects事務所的負責人、ASLA的布萊恩·默克(Blaine Merker);Field Operations的創始人、ASLA的詹姆斯·科納(James Corner);哈佛大學設計學院經管設計系主任、ASLA榮譽會員查爾斯·瓦爾德海姆;以及SCAPE事務所的創始人、ASLA的凱特·奧爾夫等等將自己的宣言更集中在“倡導和擴張城市景觀”的再現。

無論是采取哪種形式——城市生態規劃、都市主義策略、建造綠色基礎設施或新公園和廣場——景觀設計師在建造綠色公共空間上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構建新型、愈發都市化發展方向。這種方面的成果有助于集約發展、推動城市可持續性以及保護城市周圍的自然環境。正如科納提倡的:“如果你喜歡自然,那就居住在城市中。”

對于其他人而言,景觀設計回歸城市——這一點讓該學科遠超1966年的定義——“應用自然科學。”賓夕法尼亞大學副教授以及PORT Urbanism合伙人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 Marcincoski)討論稱景觀設計已有效地“弱化了城市化的影響”,至少在一些發達國家中是這樣,但是現在必須能更好地預計發展中國家以及落后區域城市化背后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力。

對于蒂姆·達根(Tim Duggan)而言,這些發展中國家和落后地區充滿了機遇。他在發言中展示了他的工作成果:這些項目不僅具有環境效益,還包括“擁有在一個具有催化作用且可實現尺度上的發展機遇”,以為堪薩斯城和新奧爾良偏遠社區的基礎設施改造籌措資金并實施項目。

景觀設計師呼吁公正

原始宣言:“人們對自然并非是無盡索取的。”

或許1966年宣言最轟動的評論之一是其對人類和自然爭斗的強調。LAF負責人科納·格雷(Kona Grey)是將1966年宣言6個白種男人簽署者和2016年LAF峰會715位不同與會者之間的對比開始的。通過這場峰會,許多演講嘉賓談及了行業增長的多樣化以及其服務的多樣化社區的聯系。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教授、ASLA理事蘭迪·赫斯特(Randy Hester)也參與了會議,他一直呼吁生態民主。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副教授大衛•高維尼爾(David Gouverneur)展示了他在全球南部非正式居住區中應用的方法。SCAPE事務所的創始人凱特·奧爾夫(Kate Orff)的作品證明合作性設計能同時建造社會和物理彈性。這些和許多其他努力顯示了對于推動了環境公正發展的需求,和景觀設計師一起服務人們以及供養人們的地域。

除了強調她名為‘景觀人文’演講中提到的的多樣性問題,Sasaki事務所的一位主管吉娜·福特(Gina Ford)也鼓勵其他人一起認識到人類不會再是自然的敵人,而是與自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OLIN事務所的創始人、ASLA理事的勞里·歐林(Laurie Olin)引用了20世紀偉大的思想家巴克明斯特·富勒話語提醒與會者“自然的對立面是不存在的。”,然而在被稱作“第六次大滅絕”期間,我們附屬于自然的事實讓ASLA榮譽會員、瑞爾森大學的教授尼娜·瑪利亞·李斯特(Nina-MarieLister)發問:“在人類歷史中,誰會照顧野生動植物?”

從1966年宣言的不足中學到,2016年宣言必須為人類、生物以及議程的多樣性做出回應,讓景觀設計師持續做出自己的重要貢獻。

景觀設計在規模和范圍上擴大了

原始景觀宣言:“景觀設計師獨特地根植于自然科學當中。”

哈佛大學設計學院景觀設計和規劃系的榮譽教授、ASLA榮譽會員卡爾·斯坦尼茲(Carl Steinitz)通過意大利的一個記錄視頻傳遞自己的宣言,聲稱景觀設計已經成長為非常多樣化的實踐。斯坦尼茲繪制了景觀設計如何從一個多尺度實踐開始,在小、中、和區域尺度之間變化,正如每個接下來的10年預期的需求一樣。

雖然斯坦尼茲、凱利·香農和德克·西蒙建議要重新關注區域規模,得到麥克哈格及其同事的支持,其他人評估景觀成功的點在較小項目的模型化,可全球復制。景觀設計的概念也是有贊成和反對的人,一些人擔憂傳播的太薄弱,其他人接受景觀設計師作為公共機構和相關專業的滲透者和策動者的概念。

生態研究被融入設計

原始宣言:“追求更棒的資源規劃和設計的需求在擴張。”

雖然氣候變化的全球危害產生新的、不太明顯的挑戰,LAF峰會的許多人意識到1966年宣言“改善美國環境”的呼吁已經以多種方式獲得了回應。一些人討論,景觀設計師已經撰寫過、提倡過以及開拓過生態景觀設計項目,其影響也轉變了。正如ASLA理事、Grupo de DiseñoUrbano事務所的運營總監馬里奧·謝特蘭(MarioSchjetnan)提到,“美國城市提升了空氣質量、減少了土壤和水污染,改善了開放空間。”

在ASLA理事、土人設計首席設計師俞孔堅的宣言中,他談到了“50年火、水、洪澇災害的治理體驗以及景觀作為生存媒介的經驗”因為新的可持續標準和原則如LEED和SITES,俞孔堅驚嘆道“變化是驚人的。”他與別人一起呼吁通過全球實踐“復制和開放新尺度”。

歷史景觀更加珍貴

原始宣言:“景觀設計師在進行歷史藝術的實踐。”

ASLA理事查爾斯·伯恩鮑姆(Charles Birnbaum)提醒LAF峰會與會者,1966年也是歷史保護法案通過的那一年,而且自1998年開始,伯恩鮑姆在記錄和保護設計的景觀上獲得了巨大的成就。對于伯恩鮑姆而言,將文化價值放到現存的遺產景觀上是增強景觀設計師當代貢獻的關鍵。

Heritage Landscapes公司的創始人、ASLA理事帕特麗夏·奧唐納(Patricia O’Donnell)稱贊了這一觀點,她30年多來一直提倡“以文化為基礎的可持續發展策略。”就像她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這樣的機構的項目以及其歷史性城市景觀創意活動的相關作品一樣,奧唐納的工作典型的致力于如何發揮文化和古跡的持續力擴大公眾參與。”

景觀設計師成為主合作商

原始宣言:“沒有‘獨立的方案’,但許多方案彼此相連。沒有立竿見影的方案或專用的萬能藥,需要多方合作。”

1966年宣言在將景觀設計作為合作學科的構想方面領先于當時所處的時代。許多現代宣言表示景觀設計師不僅從這些廣闊合作中受益,同時也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綠色城市和基礎設施項目的領先力量。

雖然詹姆斯·科納強調其公司在主要大型多學科項目中的作用,凱特·奧爾夫利用其宣言建議景觀設計公司現在進行項目合作、聚集、組織和包容工作。正如LAF執行理事、ASLA理事芭芭拉·多伊奇(Barbara Deutsch)觀察到的那樣:沒有考慮景觀是不能獲得可持續性的。

景觀設計師們學會了如何簡化并溝通復雜性

原始宣言:“一旦人們理解了景觀設計的能力——環境的地理因素和影響因素,也是創造改變的決定性因素——人們便可以正確的解讀景觀設計。”

就在原始宣言公開僅3年后,伊恩·麥克哈格的《設計結合自然Design With Nature》一書便為接下來幾十年景觀設計師向更多群眾介紹相關調查研究、知識體系和意見交流鋪設了道路,并有助于社會了解我們這個一直變化的建筑和自然環境中的復雜問題。

從安妮•惠斯頓•斯本(Anne Whiston Spirn)所著的《The Granite Garden》到托馬斯·雷納(Thomas Rainer)和克勞迪婭·韋斯特(Claudia West)著作的《Planting in aPost-Wild World》,景觀設計師在闡釋環境復雜性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在他的宣言中,荷蘭代爾夫特理工大學景觀設計院前任院長德克·西蒙(Dirk Sijmons)在2016年的國際建筑雙年展上介紹了對未來的展望,并動畫模擬了北極地區的海上風能開發。

對于西蒙來說,“在大尺度的景觀的調查和設計”的重點不是項目實施,重要的是對于人類歷史上面對的挑戰所需求的對于文化及政治影響的建設。”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景觀設計更加多樣化了。

在芭芭拉·多伊奇(Barbara Deutsch)的開場中,她強調景觀設計領域仍然面臨著多樣性問題,但是該學科比1966年的時候更加多樣化了,因為當時這個學科還主要是男性白種人。現如今,ASLA成員中已有36%的女性,白種人畢業生的比例也降低到68%。景觀設計是一個全球性的學科,全球呈現出10/1000的從業比例,但未來依然有很多工作要做,吸引非裔美國人和拉丁美洲人進入到美國的景觀設計領域。

*這篇博客由奈特·伍德發布,ASLA學生會員,2016屆景觀設計碩士,賓夕法尼亞大學設計學院。

高銀鋒/譯

原文鏈接:https://dirt.asla.org/2016/06/16/the-new-landscape-declaration-visions-for-the-next-50-years/

版權聲明:如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獲得合作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或者添加微信號:LACweb。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景觀中國”。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編輯:Jared Green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天天赚钱app官方版 北京玩麻将多大算赌博 美国股票行情 东北麻将图片 云南快乐十分网上 3d开奖号码今天 qq欢乐麻将血战到底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 排列3排列5玩法 北京麻将下载免费的 手机股票交易软件 大唐盛世电玩 体育彩票七乐彩开奖结果 河北燕赵河北排列五走势 威廉希尔即时赔率足球升降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