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桉樹, 只是一種樹?

時間:2018-10-09  來源:  瀏覽:1800次
桉樹有的樹干一襲灰白衣,有的樹干七彩斑斕,有的樹高達156米,有的存活了1.3萬年……特別是其花形尤為獨特,花色、樹葉、樹皮、種子也各異,

桉樹之美,誰欣賞過?桉樹之蜜,誰品嘗過?桉樹之“毒”,誰曾中過?占我國人工林面積6.3%的桉樹,一年貢獻商品材總量的1/3。我國木材對外依存度已超55%,一旦國外禁止木材出口,靠誰來彌補這一巨大缺口?

 桉樹,是不是一種樹?

既是,又不是。

是,習慣上稱其為一種樹。

不是,實際上是945種樹的統稱。

桉樹,又不僅僅只是一種樹。

新桉1號

嚴格說,桉樹是一類樹,指桃金娘科桉樹屬、傘房屬和杯果木屬的樹,有808個種和137個亞種變種。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桉樹研究開發中心主任、中國林學會桉樹分會主任委員謝耀堅這樣告訴記者。

全球最高的樹、存活最長的樹

從實地、從視頻、從畫冊上見到的各種桉樹,給記者第一印象是各具其美。有的樹干一襲灰白衣,有的樹干七彩斑斕,有的樹高達156米,有的存活了1.3萬年……特別是其花形尤為獨特,花色、樹葉、樹皮、種子也各異,

我國18個省份(包括臺灣)的600多個縣(區)種植有桉樹。記者在廣東、廣西、云南、海南等地采訪時,常見到一片一片整齊劃一的桉林。那一排排挺拔偉岸的桉樹就像一隊隊颯爽威武的戰士,站著,護衛生態環境;倒下,獻出全部生命。

桉樹站著,能綠化美化、防風固碳、涵養水源,在風景園林、防護林中常見到它的英姿。利用其抗旱、耐瘠薄、抗病蟲害等特性, 為快速綠化荒山和恢復礦區植被打先鋒。有的桉林1公頃1年可吸收二氧化碳24.3噸,能減少土壤侵蝕4.48噸。桉樹還是有名的蜜源植物,蜜量大,成色好,功效多。

桉樹一倒,“黃金萬兩”。不同桉材,用途不一,大都耐腐耐磨,是世界公認的硬木。大徑材、中徑材、小徑材各有其用,如做人造板、造紙、礦柱、建筑或家具等。有“澳洲大花梨”之稱的大花序桉,每立方米木材賣到七八千元。醫藥、化妝品等工業產品大量用到桉葉精油、多酚。從樹皮提制的栲膠,可用在制革、選礦、鍋爐、鉆井等行業。

來到南方國家級林木種苗示范基地,常見的桉樹在這里都可欣賞到。新桉1號樹干光溜溜的。聽說桉葉有鎮靜消炎作用,隨手摘了幾片嫩葉嚼起來,開始有點澀,慢慢嚼出了清香。

基地的桉樹大都來自澳大利亞。每位到過澳大利亞的人都難忘那廣袤的桉林和可愛的考拉。有人說:“沒有桉樹就沒有澳大利亞。”記者看了介紹澳大利亞的紀錄片,也深為那如海洋般的桉林所震撼。從濕潤肥沃的海濱到干旱酷熱的沙漠,從熱帶的平原到飛雪的高山,都能見到不同桉樹的美妙身姿。如果沒有桉樹這樣的“衛士”守護,沙漠可能比現在要大得多,考拉、袋鼠、鴯鹋等動物也許不復存在。桉樹中心副主任陳少雄告訴記者,桉樹99%以上的種、亞種變種都原產澳大利亞,占到他們森林面積的78%。

桉樹堪稱澳大利亞國樹,成為繪畫、攝影和詩歌等文藝作品謳歌的對象。首都堪培拉城的設計師沃爾特·伯利·格里芬稱其為“詩人之樹”。悉尼歌劇院用材大都取自桉樹,從某種意義上講,桉樹成了這個國家的精神和文化象征。

據最新數據,全球桉樹人工林面積有2500萬公頃之多。從熱帶到溫帶,在12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能見到它的倩影。巴西有桉樹人工林600萬公頃,以色列有經典民歌《桉樹林》,南非有曼德拉與桉樹的傳奇故事。

紅冠桉

桉樹,已經不只是一種樹。

桉樹改變中國……科技改變桉樹

考古發現,四五千萬年前,桉樹在我國有分布。重現中國,則到了1890年。“桉”字,根據Eucalyptus發音似“安”而發明的,加“木”為桉。前100年間,默默無聞,直到上世紀80年代,其優勢亦未顯現,每公頃年均約長10個立方米。然而,冥冥之中,“桉”這個年輕的漢字注定要為這個古老國度的生態安全、社會安定等方面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從1986年到2015年,我國桉林面積提高了近10倍,從46萬公頃發展到450萬公頃。占人工林面積僅6.3%的桉林,就生產了全國1/3的商品材。從種苗培育到木材及其制品,再到林副產品,年總產值超3000億元,間接效益則更大,還解決了近1000萬人的就業問題。

亞太森林組織董事會主席、中國林學會理事長、原國家林業局局長趙樹叢在2016年12月6日《廣西日報》發表的《客觀認識我國桉樹發展問題》一文中談到:“如果沒有南方桉樹的這些貢獻,我國東北林區也許早已名存實亡。因為,1公頃桉樹林的立木生長量,大致相當于北方的10公頃普通森林,或大致相當于100公頃大興安嶺的天然林。”

《中國綠色時報》2017年8月10日,刊發了8月6日去世的廣西林業產業協會名譽理事長裴安道遺作——《桉樹,不是你所聽到的那樣》。他認為,廣西桉樹的快速發展,使得8000多萬畝公益林遠離了商業性采伐的壓力;使得5000多萬畝松樹、杉樹用材林免遭過度采伐。2016年,廣西林業產值達4770億元,大都來自第一產業的桉樹種植及第二產業的木材加工,還帶動了與桉樹培育、木材加工相關的肥料、制膠、運輸、包裝、餐飲、機械制造等行業。桉樹成為農民致富的主要渠道,許多山區農民可在家門口就業。近百萬農民工重回家鄉,減少了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數量。不少人通過種桉樹送孩子上了大學、買了車、蓋了房,過上了幸福生活。依記者所見所聞,該文介紹的雖是廣西,但也是整個桉樹種植區的真實寫照。

由此可見,桉樹已成為我國的重要戰略樹種。如果沒有桉樹的高速發展,天然林保護壓力更大,南方經濟發展也沒那么快,精準扶貧任務就更為艱巨。多年來,我國巨大的木材缺口,消耗了大量外匯。一旦發生嚴重貿易摩擦,也許有錢也進口不到木材。從這個角度看,桉樹的確改變了中國林業進程,改變了中國木材供應格局,改變了中國南方農村經濟結構,而改變桉樹的是廣大科研工作者。

當年,因木材供需矛盾加劇,國家于1987年成立了桉樹研究開發中心。隨后,桉樹中心牽頭組織國內外頂尖專家進行科研聯合攻關,選育創制了70個高產、優質、高效和抗逆桉樹良種,摸索出了一整套快速繁育技術和定向培育技術,使桉樹每公頃年生長量最高達60立方米。

國家桉樹種質資源庫建成后,新引進100多個桉樹種、600多個種源、4000多個家系。建立5個核心改良樹種的第二代育種群體,總計1100個家系。篩選出的10個耐寒品種,使桉樹向北推進了300公里,陡增5000萬公頃桉樹適生潛用土地。

據介紹,單就“桉樹工業原料林良種創制及高效培育技術”這一重大項目,研究至今已耗時長達20年,其階段性成果在南方10個省份廣泛應用,良種使用率提高6倍,從15%升至90%,提供苗木122億株,輻射推廣341萬公頃,累計新增產值575億元。

這些良種來之不易,傾注了科研人員的大量心血。桉樹作為林作物,不像農作物那樣一年收獲一季到幾季。再速生,最快也得四五年才初見結果。人生有幾個5年?沒有獻身精神,就沒有今天的桉樹。謝耀堅介紹說,我國桉樹研究之所以在多個領域處于世界領先水平,是一代又一代人不懈努力的結果,許多人作出杰出貢獻。如桉樹研究先行者祁述雄,做了大量開拓性工作。又如廣西林科院副院長項東云,積勞成疾,剛58歲,今年7月永遠離開了他摯愛的桉樹事業。

桉樹中心多位科研人員告訴記者,選育林木良種,條件之艱,攻關之難,非外界所能想象,有的人一輩子也難選育出一個。在桉樹矮化成功之前,爬上幾十米高的桉樹進行高空作業,一摔下來不是輕傷就是重傷,有時甚至危及生命。智力和體力的巨大付出,要獲得承認并不容易。到國家層面評定科研成果時,林作物與農作物同場競技,其生長周期長就明顯處于劣勢。

彩虹桉

桉樹,已經不只是一種樹。

爭論何時休?不妨走法律程序

繞不過去的是有關桉樹之“害”的爭論。采訪前,心想爭論時間這么長了該有了結論。沒想到的是,不僅爭論依舊,而有的地方用“看得見的手”對“看不見的手”動手了—— “限桉”。“害”在何處?爭的是啥?讓我們來一個簡單回放。

2004年,綠色和平組織公布金光紙業集團涉嫌圈地毀林事件的調查,直言“桉樹有害”而引發大爭論。日前,綠色和平東亞分部森林與海洋項目副經理易蘭接受采訪時說,“要保護生態系統的完整性,須停止以人工植被替代天然植被,并采取措施恢復破碎化的森林 ”。

2007年,中國社科院發布的環境綠皮書稱,桉樹在生長的同時會對種植地的鄉土樹種產生極強的抑制作用,帶來生態災難,建議嚴控桉樹造林規模。

2013年,廣西柳州有人發出《聯署呼吁自治區人民政府:嚴格控制桉樹的種植面積》的公開信,質疑桉樹。

“桉樹有害”論的理由是:桉樹有毒、土地退化、水源枯竭、環境污染、生物入侵、水土流失嚴重、引發森林病蟲害、生物多樣性降低等。

縱觀所爭內容,涉及生態學、林學、植物學、動物學、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法學、美學等。這并非個案,與全球氣候變暖之爭類似。各方各說各話,不在同一平臺進行充分辯論,“危言聳聽”之論當然是最吸引眼球。

院士級科學家、主管部門領導、權威部門都作過澄清,媒體做了大量報道,卻未能消除一些人的誤傳,確實令人費解。作為一個科學問題,該相信誰?政府官員?民間組織?桉樹種植者?還是相關科學家?

1985年,聯合國糧農組織邀請巴西、澳大利亞、英國和法國等國科學家調查桉樹人工林,在《桉樹的生態作用》一書中肯定了桉樹在生態方面的積極作用。

2006年,廣東省林業局發了《關于發展桉樹人工林的意見》,指出桉樹無毒無害,適地適樹、適度發展桉樹人工林符合廣東經濟發展的需要。

2008年,中國工程院批準的《南方各省在建設大型紙漿廠及大面積種植桉樹中保護生態與環境重大問題的戰略研究》咨詢項目,由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沈國舫任總顧問,陳克復、張齊生院士任組長。得出結論是,桉樹不是“抽水機” “抽肥機”,也不會對人類健康和環境造成不良影響;桉樹可以種植,也可以發展,但必須合理規劃。

2010年,呈送國務院的《關于西南地區旱災成因及桉樹種植對旱災影響的調研報告》認為,大氣環流異常和高溫少雨是西南干旱深層、直接原因……桉樹與干旱沒有必然聯系。

2013年,廣西林業廳對《公開信》回復,大量科學研究結果證明,桉樹不是“抽水機”,不是“抽肥機”,也不是“綠色沙漠”。

2015年,中國林學會、中國生態學會、中國環境保護學會和中國水土保持學會聯合推出的《桉樹科學發展問題的調研報告》指出,桉樹是優良的速生豐產樹種,具有良好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我國還蘊藏著更大的桉樹產業的發展潛力,必須抓住機遇,科學發展。

2015年,中國工程院農業學部原主任尹偉倫在《真實的桉樹》一書的序中寫道:“對桉樹發展中存在的一些質疑不是桉樹本身的問題,而是人為經營措施不夠科學的問題”。

2018年,在法國召開的國際林聯桉樹學術大會于9月22日結束,記者獲悉,巴西將大力發展桉樹,計劃擴大到750萬公頃;印度尼西亞已把80萬公頃相思樹改種為桉樹。

有的地方從前認為桉樹并無問題,大力支持發展,近年轉為限制發展,也許是一種與時俱進的選擇,或自恃經濟實力增強了,或認為桉樹不美,或為保護生物多樣性,不一而足。2014年,廣西林業廳發出《進一步調整優化全區森林樹種結構實施方案(2015-2020年)的通知》,要求在基本農田……江河源頭、飲用水源保護區、高速公路、鐵路兩旁和主要河流兩岸200米范圍內可視一面坡、水庫倒水第一面坡,不得種植桉樹。

眾所周知,人工林生物多樣性不如天然林豐富。有些人卻不了解,桉樹人工林有的現象,其他人工林(包括經濟林)也同樣存在,如地力退化,耗水量大,施肥施藥不當造成污染,耕作不當導致水土流失,防控不當引發森林病蟲害。農作物是否也存在這些問題?

常言說得好,口說無憑,拿數據說話。有人竟說桉林能影響大氣環流,林子里不長草,分泌有毒物質。這讓記者想起中國科協9月6日公布的一項調查結果,說我國具備科學素質的公民比例為8.47%。這有點令人悲嘆,桉樹事件算是又一實證。今后,對打著“科學”旗號發表類似謠言觀點的,不妨走法律程序來澄清事實真相,使非理性者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桉樹,已經不只是一種樹。

什么重要的話?要說三遍!

對新生事物發展中出現的問題,非理性指責多于科學建議,反映其價值取向和科學素養。借網絡語來說,重要的話要說三遍——科學!科學!科學!科研工作者要講科學,決策者要講科學。遇到問題,應以科學精神、科學態度、科學方法去尋求解決路徑。

中國林產工業協會副會長錢小瑜介紹說,目前,我國木材居于芯片、石油之后的第三位大宗進口物品,是全球第二大木材消耗國和第一大木材進口國。2017年,僅原木和鋸材進口已突破1億立方米,對外依存度超過55%,預計2020年超過60%。2017年,停止天然林商業性采伐,木材產量全年減少約4000萬立方米,意味著會持續增加進口。據專家預測,到2020年,我國木材消耗量將近8億立方米。

湛江晨鳴漿紙有限公司有關部門負責人接受采訪時預測,未來10年,造紙業總體需大于供,對原料需求量呈上升趨勢。他們約一半原料靠高價進口國外桉材,一因國內產量不足,二因短輪伐期桉樹纖維質量差。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的手上。木材也不例外,作為四大原材料之一,主動權還是自己掌握為好。觀察這次中美貿易摩擦,回顧歷次中外貿易摩擦,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當下,木材缺口如此之大,全靠國外進口?一旦遭禁,木材從哪里來?

有的生態學家和綠色和平組織強調保護生物多樣性,是想讓熱帶地區都恢復熱帶雨林?所謂桉樹之“害”,除生物多樣性難以維持原生態外,其他都是人為因素導致的,包括企業與桉農的利益糾紛。這些“害”跟桉樹沒多大關系,規范人的行為才是當務之急。幾乎所有專家、官員都強調發展桉樹要科學規劃、科學經營,做到“量地而行”“適度規模”。

如何“量地”?如何“適度”?這是一個亟須研究的重大課題。按非專業人士的記者理解,保護生物多樣性的目的是為人類服務,做到適地適樹適效就可以。這有一個生態安全系數臨界點的問題,即合理的生態閾值和生物多樣性豐富度。如在6級震區造抗10級地震的建筑,超安全系數則意味著物未盡其用,造成很大浪費。在桉樹種植區,應研究天然林和人工林各占比多大。中國林科院研究員侯元兆介紹說,印度尼西亞要求造林區原生植被面積不少于20%,巴西要求不少于25%。我國不同區域究竟該不少于多少?

這里說的適地適樹適效是,“地”不僅指土壤,還指位置;“樹”不僅指良種,還指徑級;“效”不僅指效率,還指效果。國際木材科學院院士呂建雄認為,桉樹的合理經營是指間伐材可作人造板或造紙用材,留下的大徑級材則作實木用材,長周期、中周期、短周期要合理輪伐。對不同品種,不同用途材,不同輪伐期,要研究出不同優化組合模式和相應的科學耕作模式,這樣才能實現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雙贏。

若想把“飯碗”端在自己手里,那么緩解木材缺口壓力的重任,就歷史性地落在南方省份的肩上,桉樹可能是首選樹種。

未來,為了我國生態安全、經濟發展和精準扶貧,宜最大限度開發水熱光土地資源。全國是一盤棋,南方水熱光條件優越,自當加以充分利用。

未來,為篩選不同地域最佳桉樹發展模式,宜加強比較研究,如不同林種生物多樣性的比較,不同速生樹種的比較,林作物與農作物的比較。

未來,為進一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宜發揮地緣優勢,輸出桉樹科研成果,支持東盟各國發展桉樹,以收一舉多得、一舉多贏之效。

真的,桉樹不只是一種樹!

編輯:yonghui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微乐贵阳麻将下载安装ios 王者荣耀比分网 美锦能源股票行情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规则 2012斯诺克比分 金蟾捕鱼免费上下分 天津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甘肃麻将中的金是什么 股票期权怎么开户 广东麻将开好友房版本 快3平台 巨人财富 2020最新网络赚钱 吉林白城微乐麻将免费下载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