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騙人又騙錢,偽生態工程比黑臭河更可怕

時間:2018-10-23  來源:  編輯:fangfang  瀏覽:1510次
有些生態工程到處打著生態修復的旗號,大搞河槽生態修復、河岸生態防護、河濱帶生態修復,仿佛加上生態兩字一切就神奇的生態了似的,仿佛加上生態二字他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再也不會心虛一樣。做出的工程真的對得起巨額耗資嗎?

生態工程起源于生態學的發展與應用,是指應用生態系統中物質循環原理,結合系統工程的最優化方法設計的分層多級利用物質的生產工藝系統。在我國面臨著人口增長,資源不足與遭受破壞的綜合作用問題,所有這些問題都進一步孕育、催生了生態工程與技術對解決實際社會與生產中所面臨的各種各樣的生態危機的作用。

近幾年,人們對河道污染的重視,使生態廊道工程火熱,建立生態廊道是景觀生態規劃的重要方法,是解決當前人類劇烈活動造成的景觀破碎化以及隨之而來的眾多環境問題的重要措施。以下是河道整治的案例:

在中國的北方,曾經流淌著這么一條河:它波瀾壯闊,發洪水的時候,如脫韁的野馬,但大多數時間,它就像母親一樣哺育著兩岸的兒女。

但讓這條奔騰千萬年的河流沒有想到的是,這些它哺育的兒女有朝一日會親手殺死它,更加恐怖的是,為了徹底的證明這條河的死亡,兒女們還為它張羅了一場豪華的葬禮。

這條河叫永定河,這場葬禮耗資170億,美其名曰永定河生態走廊。

永定河園博園段

(永定河園博園段,被收拾的整齊劃一)

面對渤海無法控制的污染,我記得有人曾開玩笑說,在渤海出口處建個壩,黃河幾十年就可以把渤海填平,然后多出一個渤海省,官員們該樂的合不攏嘴了。玩笑歸玩笑,但相當說明問題,至少在中國,能夠決定生態命運的當權者,他們大概都是這么想的,要不然下面的事情你無法解釋。

耗資170億的永定河生態廊道

(這樣的河道還有什么生態可言語)

還是以永定河為例,我們來扒一扒,花費170億究竟做了哪些生態的事情了?

該工程2010年啟動,2014年完成,目標是讓永定河北京段的170公里恢復水生態景觀,一公里一個億的造價,怎么說都算是大手筆了。

這個工程到處打著生態修復的旗號,大搞河槽生態修復、河岸生態防護、河濱帶生態修復,仿佛加上生態兩字一切就神奇的生態了似的,仿佛加上生態二字他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再也不會心虛一樣。

所謂的河槽生態修復大體上是在永定河的河床上修建六個人工湖泊,然后用溪流連接起來,為了達到流水不腐的效果,還特地修建了若干座泵站,這些泵站讓水循環流動起來,營造官方意淫的生態盛景。但你知道它們是怎么對待河床的么?保管知道了氣死你!

河道修復采用的方法是先挖深河道,然后鋪10厘米厚的黃土,經二次軋實后再鋪一層塑料防滲膜(實際上是一種無紡布,減緩下滲),最后在上面覆30厘米厚的黃土和回填40厘米厚的砂石與鵝卵石。

各位看到了吧,一條千萬年的河流的河床,居然還需要人類鋪鵝卵石。河流本身是地下水極大補充來源,你鋪上防滲膜,不就是怕北京地下水位下降的不夠快么?別再撤什么留住水了,留在地下難道就不如留在表面?

更無語的是,這樣的整治直接破壞了天然河床凹凸不平的表面,不要小瞧這一點,正是這種凹凸不平造就的深淺,給無數水生生物提供了個性的生存環境,你現在把它弄平坦了,以后即便有水,水下也是死一般寂靜。

(河岸硬化是典型的偽生態)

所謂的河岸生態防護,大體就是給河岸弄個護坡,弄個駁岸,目的是為了防洪和防沖刷。據我所知,材料往往是塑料或者合成。這種人工制造的護坡哪怕就是再仿生態,其實比水泥好不到哪里去?

所謂的河濱帶生態修復就更好玩了,不就是把城市園林的那一套搬過來嗎?植樹,種草,種水草,以為公眾不懂,還強調立體種植,分為沉水、挺水、浮水。然后管理也一樣,需要人維護,需要花錢,需要拔除野草。處處是反生態的,還強調是在修復生態,真是太不要臉了。

所以說,所謂的永定河生態修復工程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人騙錢的工程,是一個傷害生態的工程。當然效益還是有的,比如你看沿岸的房地產越來越熱了,又有很多人因此發財了而已。

(我們身邊太多的偽生態了)

但凡是生態系統,都有自我恢復、自我管理、自我調節的強大能力。這句話通俗的說就是,不要你管,別來影響我就行。

真正的生態看起來并不一定美好,但卻充滿生機。種子有各種傳播的方法,不用你管,它會自己到達適合自己生長的地方,不管是借助鳥兒的翅膀還是風的力量。生物多樣性也不用你費心營造,只要有環境,生物多樣性不請自來,蘆葦可以長在沙漠的水塘里,就是因為那里適合蘆葦生存而已。生物們都很聰明,不需要你去替它們安家。

(這才是河流生態應該有的樣子)

生態什么都可以自己搞定,并不是說我們什么都不要做。我們要減少干擾,我們要減輕對其的影響,我們要停止對它的傷害,這就夠了。

像永定河生態走廊這種處處是人工改造、重建,后續還要投入巨資進行管理的妖怪,就是徹頭徹尾的偽生態。更可怕的是,這種偽生態正在以北京為中心,迅速全國擴展。

那為什么明明是破壞生態的行為,當權者還這么熱衷了?這恐怕才是問題的重點。

既然生態自己都能搞定,根本不關人什么事情,那多沒意思啊。水利規劃專家吃什么了?園林設計師拿什么練手了?如雨后春筍般冒出的生態修復公司,工程隊要喝西北風了?不會讓這一切發生的,因為當權者需要政績,需要權利的揮霍,需要油水,而把一條死的河流弄活,就是不錯的政績嘛,其他的都好說。更有狠心的,把活得生態弄死,再整一個人造的,簡直就是完美。

永定河生態廊道

(非要在天然河岸邊弄個人工駁岸,優良的植被是最好的護岸)

當這一切捆綁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的傷害力只會如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大,一個個賺的盆缽滿體的機會,他們怎么會輕易放過。對這些人來說,最好全天下的生態都給他們改造一遍才好了,反正生態又不會說話。

我最近聽說古城西安要搞一個260億的生態工程,就是屬于毀掉好的,重建新的,不知這個決策者是誰?

所以說,如果這不是真相,那什么是真相。

其實永定河的例子在全國很多地方都有,像這種生態修復的騙術還算是比較高明的,更多的地方根本上來就是破壞和占有,比如把天然河道制造成城市景觀,幾乎每個城市就有吧。我的家鄉天水就把渭河改造成為城市景觀,不過上游的定西和下游的寶雞似乎也是這么干的。

(是不是很面熟的感覺)

我曾很多次漫步于北京的大河小河,我看的最多的就是高樓大廈里的排出糞便將一條條河流弄的面目全非。在污染的沖擊前,我早已經忘記了,這條河早被水泥襯底和護坡了,而這一點,其實比黑臭更加可怕。

黑臭不過是人類制造的污染物,看得見摸得著,其危害不過是污染了水體,造成了感官上的不適而已,但那些也許看不見的偽生態工程,它們卻真的讓河流出師未捷身先死,毫無重返生機的希望了。

也許我們可以列一列所有偽生態工程的名單以及所有偽生態工程的做法,以給生態贏得一點喘息的空間。

注:以上文字來自原本山川,作者邵文杰,僅供學習交流。

附:想必大家看完,心里難免有點說不清道不明,我們看一個案例吧。👇

浦陽江生態廊道

浦陽江生態廊道

這么美的鳥瞰

你能想象它以前是怎樣一條被拋棄的母親河嗎?

浦江是“中國水晶之都”,鼎盛時期全國80%以上的水晶制品均產自浦江,全縣曾經有2.2萬家水晶加工作坊,至少有20萬人直接從事水晶生產。水晶產業一度給浦江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物質財富,但隱藏在繁華背后的卻是一個極度“危險”的浦江:蕩漾碧波被水晶污水吞噬,加之農業面源污染、畜禽養殖污染、生活污水處理水平落后,水質被嚴重污染。浦江全縣出現了462條“牛奶河”、577條“垃圾河”和25條“黑臭河”,環境滿意度調查連續6年全省倒數第一。曾經擁有秀美山水的浦江如今生態危機重重,人們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變得滿目瘡痍。

好在浙江的“五水共治”工程。該工程是從治理金華浦江縣的母親河浦陽江開始的。 土人設計(Turenscape)通過水生態修復和景觀營造,拯救了一條被拋棄的母親河。設計運用了生態水凈化、雨洪生態管理、與水為友的適應性設計以及最小干預的景觀策略,將過去嚴重污染的河道徹底轉變為最受市民喜愛的生態、生活廊道。設計實踐了通過最低成本投入達到綜合效益最大化的可能,并為河道生態修復以及河流重新回歸城市生活的設計理念提供了寶貴的實際經驗。

設計策略

1. 濕地凈化系統構建及水生態修復策略

在本次研究范圍內共有17條支流匯聚到浦陽江,規劃提出完善的濕地凈化系統截留支流水系,將支流受污染的水體通過加強型人工濕地凈化后再排入浦陽江。設計后濕地水域面積約為29.4公頃,以濕地為結構,發揮水體凈化功效并提供市民游憩的濕地公園的總面積達166公頃,占生態廊道總面的84%。各斑塊設置在對應支流與浦陽江的交匯處,將原來直接排水入江的方式改變為引水入濕地,增加了水體在濕地中的凈化停留時間。同時拓寬的濕地大大加強了河道應對洪水的彈性,精心設計的景觀設施將生態基底點石成金,使生態廊道成功融入到人們的日常生活當中。

浦陽江生態廊道修復策略

通過水晶產業的整治和轉型,結合有效的生態凈化系統構建,浦陽江目前的水質得到提升。從連續的劣Ⅴ類水達到現在的地表Ⅲ類水,并且水質逐步趨于穩定。

2. 與洪水相適應的海綿彈性系統策略

設計運用海綿城市理念,通過增加一系列不同級別的滯留濕地來緩解洪水的壓力。據統計,實施完成的滯留濕地增加蓄水量約290萬m3,按照可淹沒50cm設計計算則可增加蓄洪量約150萬m3,一方面這大大降低了河道及周邊場地的洪澇壓力,另外一方面這部分蓄存的水體資源也可以在旱季補充地下水,以及作為植被澆灌和景觀環境用水。原本硬化的河道堤岸被生態化改造,經過改造的河堤長度超過3400米。硬化的堤面首先被破碎并種植深根性的喬木和地被,廢棄的混泥土塊就地做拋石護坡,實現材料的廢物再利用。迎水面的平臺和棧道均選用耐水沖刷和抗腐蝕性的材料,包括彩色透水混凝土和部分石材。濱水棧道選用架空式構造設計,盡量減少對河道行洪功能的阻礙同時又能滿足兩棲類生物的棲息和自由遷移。

浦陽江海綿彈性系統策略

3. 低投入,低維護的景觀最小干預策略

浦陽江兩岸楓楊林茂密,設計采用最小投入的低干預景觀策略最大限度地保留了這些鄉土植被,結合廊道周邊用地情況以及未來使用人流的分析采用針灸式的景觀介入手法,充分結合場地良好的自然風貌將人工景觀巧妙地融入自然當中。設計長度約25公里的自行車道系統大部分利用了原有堤頂道路,以減少對堤上植被造成破壞;所有步行棧道都由設計師在現場定位完成,力求保留灘地上的每一棵楓楊,并與之呼應形成一種靈動的景觀游憩體驗。

浦陽江低投入,低維護的景觀最小干預策略

新設計的植被群落嚴格選取當地的鄉土品種,喬木類包括楓楊、水杉、落羽杉、楊樹、烏桕、濕地松、黃山欒樹、無患子、櫸樹等。并選用部分當地果樹包括:楊梅、柿子樹、櫻桃、枇杷、桃樹、梨樹和果桑等。地被主要選擇生命力旺盛并有鞏固河堤功效的草本植被,包括西葉芒、九節芒、蘆葦、蘆竹、狼尾草、蒲葦、麥冬、吉祥草、水蔥、再力花、千屈菜、荷花;以及價格低廉、易維護的撒播野花組合。

4. 水利遺跡保護與再利用策略

場地內現存大量水利灌溉設施,包括浦陽江上7處堰壩、8組灌溉泵房以及一組具有鮮明時代特色的引水灌溉渠和跨江渡槽。設計保留并改造了這些水利設施,通過巧妙的設計在保留傳統功能的前提下轉變為宜人的游憩設施。經過對渡槽的安全評估以及結構優化,設計將其與步行橋梁結合起來,并通過對鑿山而建的引水渠的改造形成連續、別具一格的水利遺產體驗廊道。該體驗廊道建成后長度約1.3公里,是最小干預設計手法運用的成功體現。設計通過在原有渠道基礎上架設輕巧的鋼結構龍骨并鋪設了宜人的防腐木鋪裝,通透的安全欄桿和外挑的觀景平臺與場地上高聳的水杉林相得益彰。被保留的堰壩和泵房經過簡單修飾成為場地中景觀視線的焦點,新設計的棧道與其遙相呼應形成該案例中特有的新鄉土景觀。通過運用保護與再利用的設計策略,本案例留住了鄉愁記憶,也保留了場地上的時代烙印,讓人們在休閑游憩的同時感受藝術與教育的價值意義。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免責聲明| 會員服務| 幫助中心|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拉勾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1015194號
地址:中國鄭州市金水區姚寨路133號金成時代廣場9號樓7層706 郵編:450008
聯系我們:0371-60925574
歡迎您加入園林苗木行業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國景觀網1群
五分彩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