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汪紅光:重慶古樹進城,難掩官員的政績焦慮

時間:2010-09-29  來源:  瀏覽:386次
據不完全統計,南岸區僅月份就從廣西采購了株胸徑在-公分以上的銀杏樹,高速公路上,差不多每天都有到輛運輸銀杏樹的車輛進城…由此推算,南岸區采購的株銀杏將有分之因無法適應城市富貴而亡命異鄉,由此造成的生態毀壞與資源浪費沒有數十年時間恐怕是彌補不了的…國家園林局專家說百年以上的大樹應屬古樹,古樹是受法律保護的,象重慶這樣移植古樹是不應該的,因為移植大樹
汪紅光:重慶古樹進城,難掩官員的政績焦慮

汪紅光:重慶古樹進城,難掩官員的政績焦慮

被移種來的胸徑96公分,價值30多萬元的百年銀杏。

中國景觀網9月29日消息:重慶市南岸區為落實“森林重慶”的發展思路,今年春投入一億多元進行江南大道的改造。

城市建設的大手筆對于一個新興城市來說,本是一件“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好事。但一些地方領導人急功近利,不按國家規定就地種樹,反而舍近求遠,去農村移植。據不完全統計,南岸區僅四月份就從廣西采購了2000株胸徑在25-100公分以上的銀杏樹,高速公路上,差不多每天都有30到50輛運輸銀樹的車輛進城。(《中國經濟周刊》2010年9月28日)

稍有植物學知識的人都知道,胸徑在100公分左右的銀杏樹一般都有百年以上的樹齡。國家園林局專家說:“百年以上的大樹應屬古樹,古樹是受法律保護的,象重慶這樣移植古樹是不應該的”,“因為移植大樹會破壞大樹原生地生態”。

重慶很奇怪,一邊高喊縮小、降低城鄉差別,準備用十年時間解決千萬農民的市民身份轉換,讓農民與市民保持平等、一致,一邊還大張旗鼓地干著“以農養城”的蠢事。今天無法消弭的城鄉差異是解放以來長期“以農養城,以農養工”的惡果。現在工業發展了,城市富裕了,理應反過來以工養農,以城報農了,怎么還有人打農村主意,用毀滅農村生態的殘忍手段營造城市美景?

此事讓我們看到了某些地方領導人政策水平,法律意識的貧瘠,看到他們民族意識、整體發展意識的匱乏。這種“挖肉補瘡”“巧取豪奪”的做法與那些資源掠奪的暴行何異?

俗話說:人挪活,樹挪死。在沒有植物專家親手指導親自操作的前提下,胸徑在50公分以上的大樹移植的成活率一般都不足70%。由此推算,南岸區采購的2000株銀杏將有三分之一因無法適應“城市富貴”而亡命異鄉,由此造成的生態毀壞與資源浪費沒有數十年時間恐怕是彌補不了的。

“古樹進城”不可避免地反映了一些官員急于求成的事業沖動,但更多的反映了掩藏在官員內心深處不無自私的政績焦慮。而這個卻是官員們實實在在干好本職工作最大最可怕的絆腳石。

編輯: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nba锡安 幸运3D色谱走势图 足球捷报比分app 王者归来棋牌 网上真钱的棋牌游戏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 2012斯诺克比分直播 篮球高手 广东推倒胡麻将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 吉林麻将app 官方棋牌娱乐 秒速快3计划 福彩29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