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土法煉鋼遺址 遠去的工業記憶

時間:2010-12-23  來源:蘭州晨報  瀏覽:1321次
河南岸便是肅南裕固族自治縣白銀蒙古族鄉下轄的黑窯洞村…目前該煉鋼爐遺址已被肅南縣人民政府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并被列入第七批國保單位申報推薦名單…不久前,肅南縣進行文物普查時在該地發現大面積的“大躍進時期”土法煉鋼爐群,共有冶煉爐個,大部分已坍塌殘破,較為完整的有多個…年參加工作以來,杜寶珊跟隨單位輾轉于慶陽平涼多個城市工作…歲的退休電影放映員杜寶珊騎著自行車到廣
土法煉鋼遺址 遠去的工業記憶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院院長俞孔堅教授認為,工業遺產是工業時代文明的一個體現,必須給予足夠的重視,因為它反映了那個時代的社會經濟生活、技術水平和價值觀,因此,我們要像對待文物那樣對待工業遺產。我們以前很重視農業社會時期留下的遺產,譬如古城保護、古村落保護等,但是對待工業遺產卻不夠重視。
  
  梨園河喧嘩地奔流著,河水在礁石上濺起灰白色的浪花。兩岸青山緘默。

  河南岸便是肅南裕固族自治縣白銀蒙古族鄉下轄的黑窯洞村。

  不久前,肅南縣進行文物普查時在該地發現大面積的“大躍進時期”土法煉鋼爐群,共有冶煉爐159個,大部分已坍塌殘破,較為完整的有50多個。冶煉爐最大的高8米,直徑14米,可能是全國面積最大、數量最多、保存最完整的“大躍進煉鋼爐”。目前該煉鋼爐遺址已被肅南縣人民政府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并被列入第七批國保單位申報推薦名單。

  這個只有幾十戶人家的小村子,因為那一段特殊時代的歷史烙印而被世人矚目……

  靜靜的黑窯洞村

  新鮮的羊糞蛋兒星星點點散落在通往村外的沙石路上。北岸公路上,開往張掖或者肅南的長途客車鳴著喇叭呼嘯而過。南岸沿河種著幾十畝莊稼,幾間破舊的平房零星散布在山腳下。土法煉鋼爐群遺址位于黑窯洞村下游。殘破的土黃色煉鋼爐群在山坡上一字排開,綿延近2公里。

  下午2點半,洗完衣服、把孫子哄睡后,50多歲的張采蘭照例出來散步。她常常駐足凝望來往的車輛,自從2006年3月初,大兒子開始跑運輸以后,她就常在這條路上張望。年長她5歲的老伴兒趙吉祥剛剛把玉米稈子捆好堆放在院門外的空地上,此刻正坐在門口吧嗒吧嗒地抽著旱煙。
  自從出生以來,趙吉祥和張采蘭就沒離開過黑窯洞村半步。1958年大煉鋼的時候,尚在孩提和襁褓中的他們,如今已是皺紋滿面、鬢發蒼蒼的老者。他們模糊而零碎的講述只能勉強拼湊出往昔的輪廓。“當時我才5歲,只隱約記得秋后有那么一天晚上開始,山上的坑里就開始冒煙了。”趙吉祥說,“后來又開始大搬家,把灶具都交到公社食堂,吃大鍋飯。那個時候,大煉鋼就開始了。”

  如今,黑窯洞村里已經找不到一位曾經在此地大煉鋼鐵的工人。長居于此的,多是農民和牧民,他們的后代很少有繼承祖業的,多數年輕人去外地打工或在當地跑運輸。

  那些荒棄在山坡上的殘破的土法煉鋼爐,提醒著人們曾有過的打著鮮明時代烙印的歲月。而那段崢嶸歲月,卻深深印在每個親歷者的心里,一生都無法忘記。

  白旗團”與黑工人

  雨后的臨澤縣城安靜秀美。

  74歲的退休電影放映員杜寶珊騎著自行車到廣場公園轉悠。1948年參加工作以來,杜寶珊跟隨單位輾轉于慶陽、平涼多個城市工作。1956年,他落腳于張掖市電影隊做電影放映員的工作。“當時都是機關到哪兒人到哪兒,一切服從分配。”

  在張掖工作了一年多后,“大躍進”開始了。杜寶珊懷著滿腔熱情來到黑窯洞村準備大干一場。“咱們就是一塊磚,哪里需要往哪搬。”杜寶珊說。而他只是黑窯洞村大煉鋼運動中近6萬個“磚塊”中的一個。

  “當時選址黑窯洞村建造煉鋼爐群的原因是附近的老君廟有鐵礦石資源。”杜寶珊說,“先把山上礦石炸碎,通過滑道運到山底,負責碎石的工人把體積較大的礦石砸碎成小塊,然后工人們再把礦石轉運到十五六公里開外的煉鋼地。牲口不夠,一些年輕人就直接把繩索套在身上拉著車走。”

  時任張掖市委組織部部長的段元福是黑窯洞村炸礦石指揮部總指揮。杜寶珊跟著他在山頂負責架設擴音喇叭。“哪里需要喊話,宣傳個什么的,我就去架設喇叭。那個時候,我跟段部長整整在山上蹲守了一個月!”杜寶珊說,“段部長是個很耿直善良的人,當時發生的‘白旗團’事件,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有一天,段元福正在喇叭里喊話,指揮山上的炸石工作,忽然看見從山腳下走上來一縱隊上山背礦石的工人。領隊工人手里舉著一根樹枝,上面系著的一塊白布在風中飄揚,甚是扎眼。段元福問杜寶珊這是怎么回事,杜告訴他這是“白旗團”,任務完成不好或者工作不積極的一些工人被編入這個團隊作為懲罰。段聽后哭笑不得,直接在擴音喇叭里就把礦運隊的隊長大罵了一頓,讓領隊工人把白旗拔下扔掉,繼續工作,不要搞什么歧視。

  煉鋼的場景令杜寶珊至今難忘。

  他清楚地記得,自己第一次拿著長長的鐵釬子跑向煉鋼爐時,差點被熱浪沖翻。一瞬間,他覺得臉上的皮膚很緊,喉嚨很干,汗一下子就從身上涌了出來。“當時的爐溫有上千度,人在旁邊工作沒有保護措施。”杜寶珊說。這邊煉鋼工人往爐膛里添加焦炭、石灰石和鐵礦石,那邊踩扇車的工人不停地蹬踏風箱鼓風才能保證火力的旺盛,他們的臉上個個裹著一層煤灰。

  “就這樣不分晝夜地干活,沒有固定的休息、吃飯時間。困得實在不行了,找塊空地把鋪蓋一展,倒下便睡。餓了取個餅子一邊啃一邊繼續干。為啥這么拼命干?有任務呀!能超額完成任務就敲鑼打鼓慶祝表揚,在人前威風得很!”杜寶珊憶及當年的點滴大笑了起來,皺紋布滿了額頭和眼角。

  “整個一片山坡全是煉鋼的土爐,漫山遍野的跟炮塔一樣。總能看到爐頂冒著濃煙躥著火光。煉鋼不分白天黑夜,幾個人輪班倒著干。”

  熊熊的火焰持續燃燒了整整一年。

  天當被,地作床

  13歲的吳高貴走在上學的路上,一邊走一邊踢著路邊的石子。剛到校門口,就見許多同學從教室里走出來,有的哼著革命歌曲,有說有笑。同學李盛發老遠就朝他喊:“走,貴子,停課了,明天咱們都去肅南煉鋼!”吳高貴一聽樂壞了,坐不住的他可不喜歡在教室里啃書本,聽說去煉鋼,滿心好奇與興奮。

  這是1958年金秋十月的一天,天高云淡。來到黑窯洞村的時候,吳高貴就和同學們投入到了如火如荼的大煉鋼“戰役”之中。

  吳高貴被分配做碎石工作。開工5天來,他一直蹲在一塊寬大的石臺上,順手從不斷加高的小山似的焦炭、石灰石和鐵礦石中挑揀出體積較大的石塊,左手按住,右手掄錘砸碎成小塊再擲回原處。

  太陽暴烈,吳高貴感覺頭暈口渴,一遍遍用舌頭舔著干裂的嘴唇。吃不好,睡眠缺乏,吳高貴疲憊地機械重復著簡單的動作。

  上午9點,已經連續干了一夜的他困得眼皮打架,腦袋發沉。手里的錘子有氣無力地掄動著,一錘子下來,睡意全無。再看左手食指的指甲已經跟礦石一起碎裂,手指不斷往外滲著鮮血……“不敢睡啊,睡也睡不踏實!當時人家都在拼任務,沖產量,你能放心呼呼大睡嗎?”吳高貴聲情并茂地說著,間或抽一口煙。他夾煙的左手,可以清晰地看到食指的指甲只有又黑又短的一小截。“最難捱的是1958年的冬天。”吳高貴說,“當時也沒有住的地方,都是在干活的場所打‘地鋪’睡。在工地旁挖出一人長、一米寬、三指深的一塊空地,把簡單的被褥一鋪,和衣而睡。記得有一次,早上醒來睜開眼,發現自己整個人被雪埋住了!隊長把我們吆喝起來問我們冷不冷,我們這幫小中學生幾乎異口同聲地說不冷!說不冷其實是假話!當時我脖子都動不了了,到了中午才緩過來。”“冬天吃的凍饃饃比煉鋼的鐵礦石還硬!吃之前得放到懷里暖一暖才能咬上一口!”吳高貴們就這樣暖一下吃一口捱過了那個漫長而寒冷的冬天。“當時還有口號呢,什么‘天當被,地作床,啃著凍饃饃拼產量’!”

  往事如煙。現在,吳高貴在臨澤縣做獸醫工作已經45年了

  “那是榮譽”

  提及當年的大煉鋼,原鋼鐵運輸隊隊長趙延華回憶說:“最開始的時候,隊里征用周邊農民200架大轱轆車搞運輸。煤炭、鐵礦石、石灰石、燒結鐵半成品都要靠它,既耗人力效率又低。后來上面給派來幾十輛卡車,這些大轱轆又都送還回農民家了。當時一車一車的燒結鐵運往火車站再發往蘭州。沒有吊車,所有的燒結鐵都要靠人力裝卸,小的還行,大的都有幾噸甚至十幾噸,人沒法往上裝,就直接扔在一邊了!”“1959年下旬,黑窯洞村煉鐵300噸發往蘭州,我們領導去蘭州領了1500塊錢。”

  而除卻那個時期的難忘經歷,在趙延華心中一直有個遺憾。“我辛辛苦苦地在火車站工作了三個月,到最后沒趕上張掖的煉鋼表彰大會。鋼鐵把我給忘了!”說到這里,趙延華還是難以釋懷,嘆著氣搖搖頭。

  “聽說第二天全體工人要到張掖市舉行表彰大會,我心里這個樂呀!但看看自己的破襖子已經被籮筐磨得露出了瓤子。走之前我去找了個裁縫把衣服精心補了補,結果錯過了回城的火車,惱火死了。后來搭過路的貨車回去的,還是沒趕上領獎狀。”“獎狀有啥稀奇的,當年干活的只要去了的都有!上面沒有章子,都是一個模子出來的。”杜寶珊打趣道。“唉!老弟,那不一樣,那是榮譽。”78歲的趙延華渾濁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悲涼。

  不該消失的記憶

  光陰荏苒,半個世紀彈指一揮間。

  當年的大躍進土法煉鋼爐群成為遺址,作為歷史文物留存于世,供人們反思追憶。

  肅南裕固族自治縣白銀蒙古族鄉黑窯洞村的煉鋼爐群,保留相對完整,具有珍貴的價值。當年,曾在這里揮汗如雨大煉鋼鐵的青年,如今都已是垂垂老者。他們面對這里的一切,面對記憶里那些逐漸褪色的往事,會有怎樣的感慨與心聲?

  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院院長俞孔堅教授認為,工業遺產是工業時代文明的一個體現,必須給予足夠的重視,因為它反映了那個時代的社會經濟生活、技術水平和價值觀。因此,我們要像對待文物那樣對待工業遺產。我們以前很重視農業社會時期留下的遺產,譬如古城保護、古村落保護等,但是對待工業遺產不夠重視。

  其實早

編輯:佚名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甘肃11选5 60期 期期公开验证十码 欢乐四川麻将血流成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直 中国福建体育22选5 韩国快乐8官方数据 河北快3倍投 一分赛车怎么算中奖 cntv网球比分直播 股票开户个数规则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 安徽快三遗漏一定牛 辽宁3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篮球即时比分 足球 三肖期期准选肖 北京快乐8是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