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德國NGO的生存之道

時間:2010-12-25  來源:公益時報  瀏覽:557次
雖然政黨之間有競爭,但是隸屬不同政黨的基金會之間卻經常合作…位德國朋友就親歷了個小故事,他去香港出差,位香港的NGO人員向他提交了份項目書方案,其間就提及了童工問題…在德國,除了政黨的NGO,還有許許多多資金來源不的NGO,NGO在政府眼里甚至已經成為解決就業的個不錯的途徑…雖然是政府買的“服務”,但這些基金會照樣指手畫腳,毫不客氣地批評政府部門的工作…
德國NGO的生存之道德國的NGO文化很豐富,已經形成了一個不容忽視的就業市場。

  德國法律甚至允許各個政黨建立自己的基金會,且由政府給予資金。每年政府都會有一個專門的預算,按每個政黨在議會中所占的席位,分配其所屬基金會相適應的資金。比如綠黨占有10%的議席,其所屬基金會就在政府預算中獲得10%的份額。雖然政黨之間有競爭,但是隸屬不同政黨的基金會之間卻經常合作。

  基金會對從政府獲得的資金有很大的支配權,雖然也有監督機制,但是原則上基金會不受政府控制,依然屬于私人性質,其主要的職責是幫助其所屬政黨在海外擴大影響、宣揚理念等,并且開發、實施一些海外項目。雖然是政府買的“服務”,但這些基金會照樣指手畫腳,毫不客氣地批評政府部門的工作。

  在德國,除了政黨的NGO,還有許許多多資金來源不一的NGO,NGO在政府眼里甚至已經成為解決就業的一個不錯的途徑。但是,它也遇到了與普通公司一樣的“勁敵”,那就是行業競爭。由于有太多的NGO,以至于其間的競爭日益加劇,相互之間都在努力將對方踢出局。

  NGO在爭取資助時,會想出很多點子,當然“投其所好”是制勝的關鍵。在氣候變化議題還沒有這么“得寵”時,人們關注的焦點比較多樣,大約1993年前后,德國人很關注童工現象,所以涉及童工的內容就會較容易得到資助。一位德國朋友就親歷了一個小故事,他去香港出差,一位香港的NGO人員向他提交了一份項目書(方案),其間就提及了童工問題。這位德國人就問,你這個項目似乎和童工不大有聯系,但是這位香港NGO成員毫不諱言地對他說:“我這樣做可以比較容易在德國獲得支持。”

  現在氣候變化是個熱場,能吸引很多資金,于是哪個NGO要是對“氣候變化”有個好主意,就像商業機密一樣被珍視,試圖瞞過其他NGO,因為一旦這個好點子被竊,那么就等于給自己建立了競爭對手。

  大的、知名度高的NGO顯然更容易獲得資助,于是有的大NGO還發明了“業務外包”。據說一個非洲的教會組織在加拿大、新西蘭、日本等國成功游說,獲得了大筆資助艾滋病的資金,于是將這個大項目分成若干個小項目,分包給當地的一些小的NGO去實施。

  說服公司或者個人無償資助你的理念或者主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現在大的NGO組織已經傾向于成立專門的籌資部門,獨立于做項目的部門,但是一些問題也隨之浮出水面,即這些沒有深入做項目的專職籌資人對具體的實施工作不了解,在向公眾做解釋時,往往浮于表面,這使該組織與公眾之間出現溝通障礙,對于一個NGO而言,一旦不能和公眾有效地溝通,那可就是大麻煩了。

  人們對NGO的理解也往往有偏差,認為在NGO工作,應該是一種類似志愿者的成員,而忽視了這些工作人員本身的生活訴求。德國的NGO文化如此繁盛,但也存在這樣現象,比如,人們愿意向非洲饑餓兒童解囊,但不能忍受NGO的工作人員在這筆錢中花用一分,其實于大多數工作人員而言,在NGO做事,可能只是一種職業生涯而已。一般政府、公司或者私人資助的項目,會允許NGO提取20%左右的經費作為運行經費,但是NGO成員有時也會抱怨,這個額度太少,往往做得很緊張、很辛苦,而經費可能還是不夠。

  一個NGO即便已經成立了幾十年,依然不能確定明天是否能得到資助,所以在NGO工作,是不能指望穩定的職業生涯。一位德國NGO成員告訴我:“做NGO最大的吸引力就是,你現在做的正是你想要做的。”

編輯:佚名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老快3彩票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宝博游戏棋牌新版多金 江西快三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结果 车联网大数据是真的吗 广西快3专家杀号破解 一分赛车是什么彩票 大众麻将苹果版 下载旧版捕鱼达人1 辉煌棋牌只输不赢 极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 网友nba比分直播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结果 天开眼麻将 江西丫丫奉新麻将2019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