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347歲張小泉“被離開”杭州城?

時間:2010-12-26  來源:人民網  瀏覽:1204次
此間,有關“張小泉工業遺產保護”的爭論也被逐漸推到沸點,不僅民間議論紛紛,批文保專家更是為此專門召開了張小泉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專家研討會要求將張小泉剪刀廠作為工業遺址予以保護…年前,因為城市建設需要,胡慶余堂位于大井巷的老房子面臨拆除…”杭州古建筑保護專家仲向平不無惆悵地說…“技藝是種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是需要在老廠房里傳承和保護的…其中有條就規定,今后舊城拆遷改造中要盡可能保
347歲張小泉“被離開”杭州城?大關路33號。

  一個頗具代表性意味的地標,老底子的杭州人都知道,那是張小泉剪刀廠的所在。這個夏天,面對新一輪城市建設的沖擊,這個被列入杭州市工業遺產推薦保護目錄的老廠房正瀕臨被全部搬遷的命運。

  去年9月,杭州拱墅區運河改造二期工程開始實施,根據工程要求,張小泉剪刀廠需于今年完成整體搬遷。此間,有關“張小泉工業遺產保護”的爭論也被逐漸推到沸點,不僅民間議論紛紛,一批文保專家更是為此專門召開了張小泉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專家研討會——要求將張小泉剪刀廠作為工業遺址予以保護。

  “技藝是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是需要在老廠房里傳承和保護的。”作為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委員會的委員,顧希佳很擔心,張小泉三百多年歷史與文化傳承會不會就這樣斷了?

  一把剪刀,濃縮347年歷史

  “快似風走潤如油,鋼鐵分明品種稠。裁剪江山成錦繡,杭州何止如并州。”這是著名劇作家田漢1966年參觀張小泉剪刀廠時寫下的一首贊美詩。

  至今已有347年歷史的張小泉剪刀,是知名的老字號品牌。

  乾隆年間,張小泉剪刀就被列為貢品,據《杭俗遺風》記載,至同治年間,“張小泉”剪刀已被公認為馳名類地方產品,作為“杭剪”的惟一品牌,與當時頗負盛名的“杭線”、“杭粉”、“杭扇”、“杭煙”并稱為杭州“五杭”。

  1929年,在首屆“西湖博覽會”上,張小泉剪刀獲得了特等獎的最高榮譽,一時間成為搶手貨,引來中外客商爭相訂購。建國后,在毛澤東主席的指示下,國家撥款40萬元加上地方自籌20萬元,于1956年籌建了杭州張小泉剪刀廠,廠址就選定在杭州大關路33號。此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張小泉”剪刀在全國剪刀質量評比中均排名第一并榮獲中國刀剪行業第一個馳名商標。

  然而進入新世紀,正如諸多老字號品牌所面臨的同樣問題,張小泉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發展困境。張小泉集團品牌辦負責人方醒華告訴導報記者,2007年剪刀廠職工平均年齡達47歲,場內生產設備停留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處于半機械半手工狀態,產品開發陳舊、銷售渠道不暢等問題突出。

  這年11月,民營企業富春控股集團以增資擴股的方式控股張小泉。改制后,富春控股集團為張小泉注入大量資金,除引進德國先進生產設備外,還邀請英國著名品牌公司對品牌進行重新梳理。

  就在張小泉想要找回曾經的活力與輝煌時,問題接踵而至。

  為配合運河周邊環境的保護與改造,拱墅區政府對運河周邊歷史街區進行了保護與修復,并對大關路一帶的房屋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拆遷,計劃用三至四年時間打造占地160余公頃的運河商務區。根據運河改造二期工程要求,位于大關路的張小泉必須于今年完成整體搬遷,騰空后的廠區土地計劃為住宅用地或將公開拍賣。

  此前,與張小泉剪刀廠隔河相望的運河商務區塊核心區近300畝綜合地塊,已以43億余元的高價拍出,而照目前的情形看,張小泉剪刀廠的命運堪憂。

  “大關路張小泉剪刀廠區塊已形成了以張小泉剪刀廠為中心、周邊為剪刀廠職工居住圈的獨具特色的張小泉文化圈,這個文化圈對歷史文化名城杭州來說,是一份原生態的遺產,這份遺產一旦破壞,就很難再形成。”這個夏天,聞訊趕來的浙江省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專家委員會主任毛昭晰站在草木蓊郁的剪刀廠內,難掩心中的憂慮。

  “7.4”研討會

  作為文物界專家,毛昭晰有一個綽號叫“救火兵”。

  幾十年間,“救火兵”毛昭晰保護、搶救下來的浙江古跡除了胡慶余堂古建、鎮海海防遺址、杭州小河直街和北山街等知名之所,更有杭州求是書院、郭莊、沙孟海故居、劉大白墓,寧波月湖庵、張蒼水故居,紹興秋瑾紀念碑,嵊州古城墻,等等。

  25年前,因為城市建設需要,胡慶余堂位于大井巷的老房子面臨拆除。毛昭晰聞訊立即趕赴現場調查,并四處奔走呼號,最終,胡慶余堂被保存了下來。

  如今,同為國內第一批中華老字號的張小泉也面臨胡慶余堂當年的選擇。

  7月4日,在一場名為“張小泉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研討會上,聚集了杭州市政協常委、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以及城市規劃等各方面的專家。

  “很痛心。”杭州古建筑保護專家仲向平不無惆悵地說。他用專家的眼光看,包括已被拆除的部分廠房,張小泉剪刀廠內4000多平方米的蘇式建筑已有50多年歷史,青磚黑瓦、坡頂長條、木層架保存完好,儼然是運河工業遺產長廊中的活標本。如果拆掉,“很難再找到這樣的老建筑群了”。

  毛昭晰則下了一個結論——“杭州的老字號很多,但影響全國甚至世界的老字號屈指可數,張小泉剪刀廠就是其中之一,它是杭州這個歷史文化名城的招牌。”他說,因此“才更彌足珍貴”。

  “這樣一個老字號的拆遷,按照規定,是必須經過聽證的。”就張小泉遭遇的命運,杭州市政府城市規劃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陳潔行很是費解。

  陳潔行所說的“規定”,正是2008年浙江省出臺的《關于保護和促進浙江老字號發展的若干意見》。其中有一條就規定,今后舊城拆遷改造中要盡可能保留老字號原有風貌,涉及老字號原址的拆遷方案要建立聽證制度,征求社會各界意見。“作為一種不可再生的資源,我們的歷史文化不是保護得太多,而是太少了。”他說。

  也正因為如此,會后,他和國家文物局古建筑專家組組長羅哲文以及毛昭晰等其他十位專家共同簽名,遞交了一份關于保護杭州張小泉歷史文化工業遺產的建議書,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呼吁相關部門加強對張小泉的原址原貌保護,使其發揮應有的文化傳承作用。

  把“根”留住

  盡管如此,對張小泉是拆是留的爭議仍然觸動了很多人的情緒積淀,就像一位剪刀廠員工所言,“眼看著自己傾注了多年情感的東西慢慢消失,心理傷害是不可避免的。”

  誠然,受到傷害的不僅僅是一個人。

  在張小泉待了幾十年的施金水已經近80歲了,這位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卻不得不在生命的最后一段,被迫與奮斗了一輩子的老廠子告別。他告訴導報記者,自己舍不得老廠子里的那些古樟古樹,更憂心自己的剪刀鑲鋼鍛制技藝,如何才能一代一代地傳下去。

  如今一有空,施金水就會去老廠子里轉轉,摸一摸鐵錘,看一看機器。

  在他的印象里,早前公司還曾經打算把老廠區做成一個技藝傳人的培訓基地,建個用原汁原味的72道工序制作傳統剪刀展示窗口,讓他帶幾個徒弟,一面讓更多的人了解這門手藝,一面還能購買這些用傳統工藝制作的張小泉剪刀。

  而現在,這樣的愿景也隨老廠區的即將搬遷戛然而止。

  對于拆遷一事,張小泉集團品牌辦負責人方醒華告訴導報記者,去年11月初拓寬大關路時,張小泉位于大關路一側的部分廠房已經被拆除。

  “其實早在幾年前,我們就曾經做過規劃,一個是建設五金科技園,做強做大,把張小泉這個百年老字號打造成國際知名品牌,另一個則是關于老廠區,計劃建成一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基地、品牌基地以及產品研發中心。”方醒華指著規劃圖,不無感慨地說,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張小泉的根在杭州,“我們不希望離開自己的根。”

  時下,他所說位于杭州西南15公里富陽東洲的五金科技園建設正如火如荼,老廠區的前途卻依然未卜。方醒華很擔心,如果老廠區拆除,將有大批人才流失,其中就包括很多老工人,“兩位傳承人施金水、徐祖興已是耄耋之年,更不可能隨之外遷授徒”。

  這一點,也得到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顧希佳的認同。他告訴導報記者,非遺的傳承注重“活態傳承”,如果剪刀廠搬了,兩位老人又不可能舉家外遷,“鑲鋼鍛制”很有可能無法傳承下去。在他看來,時至今日隨著城市建設高潮迭起,建設性破壞已成為城市歷史文化遺存消失的主因之一,而張小泉這種被推倒重建、以新換舊的方式,其保護成果和對社會的貢獻度幾何,“誰也不好說”。

  外貿公司職員陳燁在大關路附近的小區里長大,至今還清楚地記得小時候去張小泉剪刀博物館參觀的情景,“試鋼、拔坯、嵌鋼……一把剪刀竟然有那么多道復雜的工序,太不可思議了。”在剛剛到來的這個暑假,曾經被深深觸動的她原本打算讓讀小學的侄女也去感受一下這門傳統技藝的魅力。

  “真拆了么?”當聽說張小泉即將搬遷的訊息,陳燁似乎有些不太相信,“那我們以后還能不能夠看得到?”詫異的語氣里,隱隱地透著失落。

編輯:佚名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007足球即时比分 棋牌乐 秒速赛车公式软件 中国体育彩票比分 股票投资计划书 经典单机麻将免费下 香港六合彩网站 qq血流麻将换三张技巧 意甲联赛共多少球队 大连娱网棋牌官方网站 陕西快乐十分看号技 福利彩票p62走势图 澳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百度 四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