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晉城:一村之中就有兩處“國寶”

時間:2010-12-26  來源:太行日報·晚報版  瀏覽:1377次
耐心交流之下,記者才打聽出了眉目…由于當天沒有提前聯系,程裕生跑到晉城市區去購置廟會的演出服,聽說記者前來采訪,程裕生又急忙趕了回來…“那就是湯王廟!”沒有圍墻,沒有大門,順著村民手指的方向,座古樸的建筑呈現在眼前,莊重而大氣…不光有宋代寺還有元代的廟如果不是村民指路,記者根本找不到湯王廟在哪里?水泥路右邊是排紅磚層小樓,也是村里的文化活動中心所在地…年月,程勇和幾名山
晉城:一村之中就有兩處“國寶”

4月13日,記者一行來到了高平市馬村鎮大周村,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是一處即將成為“國保”的元代古建筑——湯王廟。雖然在采訪之前作了多種假設,比如村民的熱情好客……可沒想到一到大周村,竟然先吃了個“閉門羹”,又挨了一頓“批評”,才終于敲開了那歷史的大門。  

晉城:一村之中就有兩處“國寶”


    資圣寺“鎮寺之寶”除夕夜丟了

    上午10點多,陽光明媚。在大周村的文化活動中心前,幾位老者正在閑聊。一看有人開車而來,一位老人走上前來,很有警惕性地問:“你們是干什么的?”

    “請問湯王廟是在這里嗎?我們是來采訪的……”記者話音未落,老人就來了句“不行,不行!”其他老人也坐不住了,紛紛站起來圍過來,“走吧,我們不稀罕!”“越上電視,丟的東西越多,我們不上了。”“本來是自己揣在口袋里的寶貝,一上電視一上報,沒幾天就被偷走了,我們還不如藏在口袋里呢!”

    記者一時反應不過來,村民們何以如此氣憤?在“尋找失落的遺珍”采訪活動展開以來,還沒有遇到一次這樣的采訪。

    耐心交流之下,記者才打聽出了眉目。原來,就在今年的除夕之夜,大周村丟了一件“寶貝”——資圣寺的一塊北魏造像碑。據說,當天夜里,二三十個人突然闖進資圣寺,將守廟人捆綁后,大搖大擺地搬走了資圣寺的“鎮寺之寶”。這件事讓大周村籠上了一層陰云,整個春節里,村民們惋惜不已,沒有了喜慶氣氛。而這次事件就發生在資圣寺又一次“上電視”之后。因此,村民們想起了村里另一處古廟——湯王廟,趕緊保護了起來。現在,記者又來采訪湯王廟,嚇怕了的村民自然有些不情愿。 
    在詳細查看了記者的身份之后,有人才幫忙叫來了拿著廟門鑰匙的人。

    不光有宋代寺還有元代的廟

    如果不是村民指路,記者根本找不到湯王廟在哪里?水泥路右邊是一排紅磚二層小樓,也是村里的文化活動中心所在地。從小樓的過道往里走,出了過道,有工人正在施工。“那就是湯王廟!”沒有圍墻,沒有大門,順著村民手指的方向,一座古樸的建筑呈現在眼前,莊重而大氣。

    在第三次文物普查時,市文物研究所副所長程勇擔任高平調查隊的隊長。2008年10月,程勇和幾名山西大學歷史系的研究生來到大周村,一下就被大周村古樸的村貌所吸引,村里的古建筑較多。重要的是,在第二次文物普查期間,文物普查員在大周村發現了宋代的資圣寺,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是個重大發現。

    “這里面絕對還有寶!”隊員們甩掉滿身疲憊,一頭鉆進村里。“村里有什么廟宇、祠堂沒有?”還是照常例詢問,村民的答復讓他們更加興奮,“老輩人都說我們村里有72座廟呢!”

    好大的口氣!起初,隊員們想也無非是明清建筑,可當他們看到眼前的湯王廟時,驚呆了!那分明是元代的建筑風格。程勇是專家,他知道,中國已發現的古代建筑中年代最早的是唐代建筑,宋元時期的建筑較少。大周村已發現了宋代的資圣寺,如今又發現一處元代湯王廟,按照文物保護相關規定,元代以前的建筑可以直接申報“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雖然現在還不是“國保”單位,但元代的湯王廟、宋代的資圣寺,在當地人的心目中早就是“國寶”了!

    雕花房梁是湯王廟“鎮廟之寶”

    邁過正在修建的圍墻,湯王廟就在跟前。面對古老的建筑,記者心中充滿崇敬。 
    跟大部分廟宇一樣,湯王廟是村里的公共場所,以前是學校,現在還亂七八糟堆滿了雜物,有村里老人的喜板(棺材)還停放在里面。配殿為明清樣式,看樣子是重修過。

    正殿坐北朝南,明顯與兩側配殿風格迥異。一根需要幾人合抱的大梁修在墻體內,彎曲明顯,顯然沒有精細加工。“這梁應該有100年的樹齡吧!”記者猜測道,“可不只,應該有好幾百年!”71歲的村民李緒說。僅憑這,記者斷定這絕對是湯王廟的“鎮廟之寶”,真不知道古人是如何把它完整地砌在了墻壁上。進至廟內,才發現,每一根梁架和柱子用材都很粗壯。墻壁四周掛滿了信眾供奉的剪紙衣服,據說剪紙是這里重要的民間手工藝。沒有塑像,沒有壁畫,除了雜物,廟內空落落。

    “你們知道湯王廟最有價值的是哪里嗎?”突然間,一位60多歲的老人走了進來,他就是記者要找的人——程裕生。由于當天沒有提前聯系,程裕生跑到晉城市區去購置廟會的演出服,聽說記者前來采訪,程裕生又急忙趕了回來。“他可是我們了解湯王廟的一把鑰匙!”隨行的文物普查員馬艷芳說。

    程裕生是一位長期致力于古建保護的普通百姓,為了保護大周村的珍貴遺產,走遍村中每一處古跡,整理出一套概述詳盡的資料。同時,還不厭其煩地接待每一位來訪客人,并充當義務講解員。

    “是那根大梁吧,好幾百年的樹齡呢!”記者作答。

    “不怪你,連北京來的專家都看走了眼。”程裕生先賣了個關子,又指著房頂正中的一根花梁說,“那才是真正的寶貝。啥叫個雕梁畫棟,這就是,雕著龍鳳呢!”記者通過相機拉近鏡頭才發現,果然,這根花梁上依稀可見色彩斑斕的圖案,而且圖案不是畫上去的,是雕刻上去的。但隨后記者卻聽到了惋惜聲,“原來還有根花梁,上面雕刻的有畫兒,還留有匠人的姓名,修建的年代,只可惜11年前就被盜走了。”說起此事,程裕生很是心疼。記者了解到,這些花梁全都是在水里長大的水浸木,材質比較特殊,才得以保存七八百年。程裕生說,當地流傳著一首順口溜:“西周的堂,大周的梁,東周的戲臺沒有后墻。”說的就是大周村湯王廟的花梁,這首順口溜連三歲小孩都會背。

    “來了一趟,不能讓你們白來。”程裕生又把記者領到了西側配殿前,在他的提醒下,記者分明看到屋檐下的木雕龍竟然有個“歪脖子龍”。記者隨后從程勇那里了解到,這是民間藝人比較有創造性的藝術表現手法,并不多見,有其一定的價值。

    湯王廟和資圣寺本是一家?

    湯王廟用以祭拜商王成湯,據廟內勒石于明弘治元年(1488)的石碣補修成湯廟記記載有“昔大宋攝提歲其鎮善士張瓊乃曰:右之湯帝,所以焚身禱雨者,非為一身一家之計也。善所以憂天下之民遂其生,故耳其正可不追乎”。

    湯王廟具體創建年代不詳,明弘治元年(1488)、清嘉慶四十一年(1836)曾予以修繕。專家們從正殿主體結構為元代樣式斷定其為元代建筑,可程裕生卻覺得湯王廟的歷史更久一些,“像是宋代的。”現廟內僅存兩塊重修碑,一塊為嘉靖年間,一塊只剩下碑首看不出年代,其他的碑早在上世紀50年代就修了水庫,因此,程裕生幾次跑到水庫想找找有沒有原始碑,可因淤泥太多抬不出來,看不成個究竟。

    程裕生說,湯王廟在當地叫大廟,以前是四進院落,第一進院落是供奉孔子的“大成殿”,有孔子的塑像以及72個弟子;第二座院落的廟中藏有機關,一不小心踩了機關,“老爺像”就會扣過來。記得最清楚的是第三座院落,因為院中有一棵紫荊樹,夏日月月開花,香飄百里,引得成千上萬只蜜蜂來,只可惜在上世紀70年代被刨。

    按照程裕生的描述,湯王廟若為四進院落的話,應將現在的水泥路及以南占據,那也就與資圣寺成了緊挨著的“鄰居”了,兩個寺廟是否原來就是一體?程裕生說這正是他現在在尋找研究的課題。

    如今,一條水泥路,將湯王廟和資圣寺隔開,歷史究竟如何,我們尚無法得知。 
    老百姓相傳村中原有大小廟宇72處,如今大多不存。大周村為什么廟宇多?程裕生講了這樣一個傳說。話說當年趙匡胤途經大周村,全村老百姓做了同樣一個夢,夢中有位神仙說明日有真命天子經過,讓大家打掃一下衛生,填平路面的坑洼。第二天,老百姓清水灑地,黃土鋪街,又在河上專門修建了一座橋,趙匡胤順利通過,才有了后來的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當了皇帝后,趙匡胤專門撥人撥錢,為大周村修廟為百姓祈福。

    當然,這只是傳說,程勇為記者提供了確切的可信的說法是,秦統一中國后,此地逐步形成商賈集散地。盛唐時為長安通往山東半島古絲綢之路上的名鎮。宋元年間,歷經戰亂,天災人禍,村落凋敝。元末明初,古鎮再次興旺,成為鹽糧等商賈大鎮。古鎮所在地,文化興盛,廟宇繁多也就不足為奇。

    正在整體申報第七批“國保”

    從大周村回來,記者的心情一直難以平靜。資圣寺、湯王廟以及隨處散落的古建構件總是在腦中縈繞,揮之不去。而遺憾和擔憂也隨之而來,因為岌岌可危的寺廟抵擋不住歲月的侵襲,更攔不住喪心病狂的盜賊。資圣寺的北魏造像碑丟了、湯王廟的雕花房梁丟了,在這里,村民隨便拿來壘墻的殘碑都同圓明園的年紀相當,是應該好好保護起來了!

    也正因為此,村里派人來修建圍墻,以期將湯王廟保護起來,一堵圍墻、一把大鎖,這是樸實的村民保護老祖宗遺產的最好方式。可這真能擋住墻外的賊嗎?

    記者從程勇處獲悉,目前當地文物部門正在以“大周村古建筑群”整體申報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目前已通過了預審,上半年有望公布。如果能成功入選第七批“國保”,那對湯王廟和整個大周村來說,都將是個福音,但愿身份提高了,相關的保護措施也能跟得上。

    專家點評:

    程勇(市文物研究所副所長)

    湯王廟正殿主體結構為元代樣式,配殿為明清樣式。正殿面闊五間,單檐懸山頂,墻體穩重厚實收分較大,前檐用四柱,明顯采用了減柱造法,檐柱額枋用材健碩,梁架為稍加砍斫未經精細加工的自然彎材,一改兩宋以來日趨細密華麗裝飾繁多的建筑做法。該廟的發現為了解和研究元明清三代晉東南地域建筑文化、木刻加工技藝,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具有極高的文物價值。

編輯:王佳麗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至尊配资 贵阳麻将规则 26选5号码有钱 365排球比分网 捕鱼来了注册送28元 斗牛牛棋牌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前三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 网络赚钱的app 江苏快3分析软件 25选7走势图 汇盈盘 贵州11选5连带线走势图 天天棋牌2辅助软件 …? 广东麻将必胜技巧与窍门 河北排列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