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4萬億投資“透支”地方政府大量城市建設用地

時間:2010-12-26  來源:濟南日報  瀏覽:1333次
該人士表示,為了讓歷年的耕地占補平衡統計數據“顯得好看”,某些省份甚至出現數據造假現象…此外,在國土資源部批準的增減掛鉤試點范圍內,些地方片面追求土地級差收益,違反規定跨縣域調劑使用周轉指標,將節余的指標用在中心城市,不利于城鄉統籌發展…“透支”的風險地方政府之所以能夠預支建設用地指標,緣于國土部的項制度改革…月日,國土部公布的重點督辦的起案件中,除了比亞迪廠項目,還包括河
4萬億投資“透支”地方政府大量城市建設用地據報道,在國土資源部的壓力下,地方政府不得不為此前“透支”的建設用地“還債”,但“還債”進程并不樂觀。記者獲悉,國土資源部新近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城鄉建設用地周轉指標(以下簡稱‘周轉指標’)”的運作正面臨諸多問題,不僅“周轉指標”可能存在著借而不還的風險,過去在耕地占補平衡制度運作中的一些問題也可能爆發。

  所謂“周轉指標”,是指在近兩年全國建設用地緊張的情況下,國土資源部額外借給各地的建設用地指標,來自于該地區對未來幾年建設用地指標的預支。

  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盡管2009年旨在盤活后備耕地資源的土地復墾項目,在許多地方都大規模上馬,但到目前為止,地方政府只是在為預支了建設用地而“還債”,他們的表現還達不到國土部的要求。

  該人士表示,為了讓歷年的耕地占補平衡統計數據“顯得好看”,某些省份甚至出現數據造假現象。

  “透支”的風險

  地方政府之所以能夠預支建設用地指標,緣于國土部的一項制度改革。

  2008年底,國家4萬億經濟刺激方案出臺之后,為了在滿足短期用地需求的同時,能夠兼顧長遠的用地指標控制,國土資源部推出了一系列的制度創新,其中最為重要的,則是改革后的“城鄉建設用地周轉指標”。“到目前為止城鄉建設用地周轉指標已經下放了三批。”國土資源部土地整理中心副主任鄖文聚告訴記者,大規模借出“周轉指標”是國土部的策略,是為了應對近兩年用地壓力和許多不可測因素,國土部確定了以做大流量指標應對用地增長壓力的策略。據了解,在2009年3月份下發的第一批指標中,便已經達到了15.275萬畝,涉及13個省市。今年7月,國務院又批復了10個省市進行“增減掛鉤試點”,現有的增減掛鉤試點省市增加到24個。

  與此同時,國土資源部對指標下放程序也開始有所調整。2009年之前,地方政府周轉指標的申請還需要地方政府直接向國土資源部上報項目。“一般是在4月份將項目報給省廳,省廳5月份報部,部里10月份報國務院,國務院批準后還要組織資料報省審批,正常情況下一年時間才批得下來。”湖南省株洲市國土資源局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如果遇到突發情況項目資料未能在5月份之前上報,那整個項目的審批就得順延到下一年。

  而從2009年開始,國土資源部將指標直接下發給各個省,由各個省自行分配給項目之后再報批到國土資源部,優化了土地審批效率,但與此同時也增大了指標“歸還”的風險。

  5月底,國土資源部由派駐地方的國家土地督察局牽頭,分成9個調研組,對現有的24個增減掛鉤試點省份試點工作情況進行了快速調研,結果顯示,第一批試點拆舊復墾5.58萬畝,約占下達周轉指標的80%,目前正在進行中的第二批試點拆舊復墾3.84萬畝,約占下達周轉指標的33%。

  “有的地方在部批準試點之外擅自開展‘掛鉤’,擴大了城鎮建設用地規模,在一定程度上沖擊了現行土地利用計劃指標管理,影響了宏觀調控效果。”在6月份的一次專門針對此次調查的部長工作會議上,國土資源部部長徐紹史透露。

  此外,在國土資源部批準的增減掛鉤試點范圍內,一些地方片面追求土地級差收益,違反規定跨縣域調劑使用周轉指標,將節余的指標用在中心城市,不利于城鄉統籌發展。

  盡管如此,國土資源部對這項制度創新仍是強調要繼續推進。“這是沒辦法的事情,要保持住宏觀經濟的發展就一定會造成土地需求的緊張,部里在想辦法應對的時候,難免留出新的口子讓地方鉆空子。”國土部法律中心首席顧問楊重光對記者表示。

  拿什么還債?

  按照國土資源部的規定,各地需要在約定的時間內歸還被預支的指標,歸還的方式則是各區新開墾的耕地面積,從項目區整體審批實施至指標歸還的期限一般不超過三年。于是,從2009年該制度實施開始,土地復墾項目在許多地方都在大規模上馬。

  “無論是從項目的個數還是總的面積來看,2009年柳州獲得的開墾項目實施批復都是歷年之最。”廣西柳州市的一位土地儲備整理中心的中層干部這樣告訴記者。這一年,該市新增耕地達到2354多公頃。

  “除了涉及經費的問題,農墾項目一般由各個省自己批復就可以,不需要直接報到國土資源部。”國土資源部土地勘察院副總工程師鄒曉云向記者表示,只是最后用于置換或者歸還“周轉指標”時,會需要國土資源部的審核。

  然而,對于這些農墾項目的價值,鄒曉云卻表示懷疑,“對于真正急需大批建設用地的東部各省,去開發新農墾地基本上是不可完成的任務。而對于中西部各省,新墾土地有多少能成為有價值的耕地?有多少又不會造成對環境的破壞呢?”

  今年4月,國土資源報發表的一篇文章稱,一些地方在農墾過程中通過圍湖造田、毀林造田、侵占河床等方式增加耕地,不僅嚴重破壞生態系統結構和功能,還導致水土流失、土壤沙化、洪澇災害頻繁發生,釀成更大的生態悲劇。而許多新增的耕地也都處于遠離城鎮、人煙稀少、水熱條件差的地區,再加上地塊零散、人力耕作強度不夠,不僅糧食產量極低,而且還面臨著再次撂荒的危險。

  “國土資源工作極難做到垂直管理。”鄒曉云向記者分析,一般而言,實際操作土地流轉的政府是市縣兩級政府,而國土資源部與各省級國土單位基本上不參與到一線的運作和管理當中。而從各級國土工作人員自身的利益來講,縣市一級無疑是與各級地方政府牢牢捆綁在一起的,而省級國土部門也承擔著各省來自經濟指標的諸多壓力,意見也和部里有所分歧,“盡管有土地督察等多項制度,但地方上還是一有機會便尋求在用地上的突破,以提升其各項經濟指標”。

  據了解,2009年國土資源部確定全國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總量為630萬畝,比2008年增加了50萬畝,實際安排新增用地610萬畝,仍比2008年增加30萬畝。

  此外,盡管歷年的耕地占補平衡統計數據看上去不錯,每年未能實現占補平衡的省份從沒有超過10個,在多數年份也完成了占補平衡,但數據作假現象卻不容忽視。

  國土資源部資料顯示,2007年度全國建設占用耕地為282.4萬畝,補充耕地為293.8萬畝,補大于占11.4萬畝,名義上實現了占補平衡,但同時進行的違法用地調查中卻發現,當年全國共有24.5萬畝耕地未經批準而被占用,這個數字遠超過了現行統計的占補盈余數目。

  相關新聞國土部聯手銀監會密查鎖定1436宗閑置土地

  “撞槍口也不死心。”7月15日下午,熟悉陜西比亞迪二廠項目的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描述,比亞迪二廠工地最近仍然一片忙碌,絲毫沒有停工的樣子。

  就在當天,國土部執法監察局局長李建勤通報了今年上半年的土地違法情況,而比亞迪在陜西戶縣圈地4500畝,建設比亞迪二廠,涉及地方政府土地違規預征土地、開發企業違法占地等違法行為,正是國土部二季度掛牌督辦的4宗重點土地違法案之一。

  據記者了解,按照國土部掛牌督辦案件的程序,7月14日國土部已將督辦通知書下達給了陜西省國土廳,要求該廳聯合當地紀檢監察機關,抓緊進行調查并作出處理意見。

  對此,熟悉地方政府態度的一位四川省某市副市長向本報記者直言,類似比亞迪這樣的大項目,都是地方政府千方百計招商引資的重大成果,為了讓企業項目安全落地,地方政府往往“不惜一切代價”將用地政策置于腦后。

  為了應對地方政府可能存在的軟處理,《華夏時報》記者獨家獲悉,目前國土部正首度聯手銀監會,由各地銀監局詳細上報用地信貸,密查1436宗閑置土地,對囤地、閑置行為嚴格限制。
  土地市場問題多多

  今年上半年,國土部嚴查土地市場不可謂不積極,事實上,截至目前仍然是問題很多。

  7月15日,國土部公布的重點督辦的4起案件中,除了比亞迪二廠項目,還包括河北萬全縣違法占地建設住宅案、河北文安縣新鋼違法占地建設鋼廠案和江西德安縣違規開發房地產項目案。
  本報記者就此分別致電比亞迪汽車公司和陜西省國土廳,但雙方均稱“不便發表任何評論”將電話掛斷。

  記者查閱獲悉,占用基本農田以外的耕地超過35公頃(525畝)的需報國務院批準,而占用基本農田的即使1畝也要報國務院批準。“但比亞迪二產已經實際占地736.65畝,其中耕地681.03畝。”上述人士稱。

  問題不僅出在工業用地項目上。7月14日,四川廣元市一位自稱叫張穎的市民向《華夏時報》記者爆料稱,廣元的開云世家二期至今還是一片荒地,該地塊外邊被圈了起來,“二期目前正在等買房子的人排隊收繳定金后,才有錢開工,之前已經閑置兩年了。”

  地產專家就此分析,違法用地居高不下,各地用地比例非常高,邊報邊用等問題突出。會上,李建勤介紹:“與去年同期相比,土地違法行為、占用耕地面積均呈下降趨勢,但整體土地面積卻上升了14.1%;同比上升明顯,導致各地上半年違法用地面積同比上升。”

  據國土部調查顯示,上半年全國仍有2.2萬件違法用地行為發生,涉及土地面積11.7萬畝,耕地4.4萬畝。據悉,閑置土地多為發達地區,如北京、廣東和江蘇等地,70%以上的閑置土地性質為住宅用地。

  據介紹,目前暴露出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兩方面:國家和省區市的重點建設項目,未報即用的問題比較突出,其次是農村建設用地。

  記者采訪了解到的一個現況是,2009年以來獲批的8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和14個區域發展規劃陸續實施以來,土地的供需矛盾將會更加突出。

  下半年,將重點查處囤地炒地。”國土部一官員說。據悉,土地閑置大體分兩類:企業自身原因造成的占46%,占54%的閑置土地主要是政府原因。有人士分析,地方政府土地財政現狀很容易讓政策走<

編輯:佚名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广西快乐十分乐乐彩 浙江快乐彩12 江西快3官网 3d过滤器下载 广东麻将最简单的胡牌 三人篮球比分网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直播 云南时时彩 怎样认识股票k线图 浙江20选5超长走势图 单机四人麻将 湖北快三和直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遗 下载离线单机四人麻将 股票指数期货走势 急速赛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