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曾念長:世界遺產應怎樣申報與開發

時間:2010-12-31  來源:東方網  瀏覽:859次
主要研究對象文學場媒介社會國內外文化批評思潮等…當我們無法實現這種平衡與目標的時候,政府作為人類共同擁有的自然和文化遺產的管理者,理應控制申遺的非理性沖動,以實現這些資源的永續利用與發展…第,旅游經濟門票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要求,世界遺產的申報必須按要求建設配套設施,如博物館游客中心管理中心監控中心各種監控設施等…隨著“中國丹霞”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我國的世界遺產項目
曾念長:世界遺產應怎樣申報與開發



  曾念長

 
 青年學者,文化批評家。  

  2002年畢業于福州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學專業,從事媒體工作多年,長期堅持文化批評寫作和文化社會學研究,并為國內知名媒體撰稿或開設專欄。  

  理論取向:文化社會學。  

  方法取向:文化批評。  

  主要研究對象:文學場、媒介社會、國內外文化批評思潮等。


  隨著“中國丹霞”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我國的世界遺產項目已達40個,在數量上高居世界第三位,僅次于意大利(45項)和西班牙(42項)。參照歐美傳統,世界遺產項目的確立意味著一個國家在世界性共享資源的保護等方面做出了卓越貢獻,因此收獲的也是一份世界性的榮耀。當中國躋身世界遺產大國的時候,國人的心情理當類似于他國。
  
  然而吊詭的是,當申報世界遺產的捷報傳來之時,越來越多的國人卻表現出某種焦慮。盡管申遺專家試圖說明世界遺產可以實現開發與保護的共贏,新晉世界遺產項目的景區負責人也連忙表態短期內不會提高景區門票價格,但在全國各地旅游產業近乎大躍進的背景下,世界遺產早已被納入旅游經濟的消費框架中,其開發與保護、收益與共享的平衡往往難以把握。此外,成功申報世界遺產的景區無一例外地身價倍增,對外收取高昂的門票價格。

  導致世界遺產的開發與保護、收益與共享失去平衡的原因,大致有兩點:

  第一,地方政府企業化。學者洪銀興曾提出了“市場行動者”的觀點,認為轉型期中國地方政府的行為是一種準企業行為。根據有關規定,世界遺產景區不得實行經營權轉讓,這也就意味著政府將成為世遺景區的實際收益者,一些地方政府舉債申遺的背后邏輯是“投資”,高投入的下一步必然是謀求高回報,因此地方政府的行為越來越類似于一家企業,其對世界遺產資源的開發沖動也遠遠超出了保護的長遠考量。

  第二,旅游經濟門票化。中國的旅游產業依然還處于觀光游階段,門票占每個旅游消費者支出的35%以上,而在世界遺產景區,這個比重超過了50%。今年以來,景區門票普遍要上漲的風聲一出,便引來民意的一片反彈。作為世界遺產,高價門票更是被詬病為“剝奪了民眾的共享權利”。

  作為世界范圍內的一種“選美游戲”,申遺的核心規則是實現世界遺產開發與保護、收益與共享的平衡。當我們無法實現這種平衡與目標的時候,政府作為人類共同擁有的自然和文化遺產的管理者,理應控制申遺的非理性沖動,以實現這些資源的永續利用與發展。但這并不意味著一個擁有豐富的自然和文化遺產資源的國度就要停下申遺的腳步,而是要站在世界遺產本身的高度重新確立申遺的行動準則。

  第一,重構申遺管理體制。目前,中國申遺主管部門涉及國家文物局和建設部,所需經費則由地方政府籌措,對世界遺產的管理也是“屬地管理”。要改變當前各地政府“以旅游養保護的投入機制”,可借鑒英國的申遺體制,將世遺申報、監管的職責統一歸口文化部,并建立世界遺產和保護基金會,吸納社會資金,弱化地方政府的投資性行為。

  第二,采用“國家定價”手段抑制世界遺產地的景區開發項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要求,世界遺產的申報必須按要求建設配套設施,如博物館、游客中心、管理中心、監控中心、各種監控設施等。各地政府在執行這一要求的時候,往往借機將世界遺產資源圈為封閉型的景區,并向游客收取高額門票。根據世界遺產的共享性質,應該還原世界遺產的公共屬性,將世界遺產所在地建設為開放型的旅游目的地。實現這一目標的手段是“國家定價”,根據每處世界遺產的維護成本,由國家統一制定相關旅游項目的門票價格,從而抑制地方政府和旅游項目運營商的開發沖動。

編輯:曾念長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贵阳麻将胡牌图解 电竞比分直播网esport 韩国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有好友房的棋牌游戏 辽宁十一选五 52吉林麻将下载 海南4+1 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 新疆35选7走势图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 nba今天比赛比分 五分三d 博易大师配资 江苏扬州麻将怎么打 短线股票推荐低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