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立體城市”:馮侖的綠色革命

時間:2010-12-31  來源:綠公司  瀏覽:1603次
它是片錐形的建筑群,像是座座跌宕起伏的小山巒…“立體城市”里,每座建筑的高度都可能達到米,相當于上海金茂大廈的高度…錐體的“胖瘦”也不同,因為想讓“梯田”可以種植不同的綠色植物或者農作物…建筑的樓體如梯田般,圈圈往上延伸…年,日本設計師就提出“天空之城”的設想建幢公尺高融辦公娛樂住宅等多功能于體的大樓,以容納.萬名常住人口和萬人同時辦公
“立體城市”:馮侖的綠色革命一個平均高度達400米,容納得下15萬人口、3萬個家庭的“立體城市”,能否帶來中國城市化的綠色未來?

  “中國山”

  萬通集團董事長馮侖在臺上侃侃而談。臺下的聽眾們瞪著眼睛,面露疑色。2009年12月8日晚,馮侖在哥本哈根“中國商界氣候變化國際論壇”上推出了他的“立體城市”計劃:在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打造一個建筑面積達600萬至1000萬平方米,可容納15萬人口、3萬個家庭的“立體城市”。

  這個由荷蘭著名建筑設計所MVRDV設計的“立體城市”被馮侖稱為“中國山”。它是一片錐形的建筑群,像是一座座跌宕起伏的小山巒。“立體城市”里,每座建筑的高度都可能達到400米,相當于上海金茂大廈的高度。建筑的樓體如梯田一般,一圈一圈往上延伸。人們居住在圓錐體的表面。錐體整體向北傾斜,以使南向立面最大化,充分接受陽光。錐頂前后移動,使建筑物之間陰影最小化。錐體的“胖瘦”也不同,因為想讓“梯田”可以種植不同的綠色植物或者農作物。綠色包裹著“梯田”。這不僅讓每一個住戶都環繞在綠色之中,還為居住環境提供了良好的室溫條件和通風效果。風能、太陽能、地熱、垃圾、沼氣等新能源技術因為量足夠大,都將被廣泛地運用到這個建筑群中。巨大的錐體是中空的。雨水落下,被匯集到樓底,形成湖泊,可以用來發電。樓體的側面盤旋著交通系統,建筑內部高速電梯交錯縱橫。“梯田”上建有住宅、寫字樓、商場、學校、農場……居民“足不出戶”即可滿足大部分的工作生活需要。

  在400米的高空上學、種菜?在同一座大樓里住人、養豬?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馮侖的“中國山”聽起來像是個天方夜譚。但馮侖卻十分篤定這個“立體城市”在中國的未來。他告訴《綠公司》,項目已經在北京附近取得土地,財務估算也已完成。他預計此項目將在2011年上馬,萬通將用7年的時間將這個天方夜譚變成可見的現實。

  城市革命

  事實上,馮侖的“立體城市”并不是什么全新的概念。1989年,日本設計師就提出“天空之城”的設想——建一幢1000公尺高融辦公、娛樂、住宅等多功能于一體的大樓,以容納3.5萬名常住人口和10萬人同時辦公。

  隨著世界人口的急劇增長,城市化進程的加速,越來越多的人涌入城市。許多建筑設計師都曾設想將城市延伸至天空,以解決耕地銳減、綠色消失、交通擁堵、溫室氣體增加,以及房價上漲等由城市化帶來的各種問題。

  中國的城市化附帶問題尤為嚴重。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預計2030年全國新增城市人口將達3.5億。中國如何以全球6%的土地承載1/5的人口?

  “立體城市”是馮侖提出的解決方案。“中國不斷增加的城市人口和政府保障農業和自然土地的‘十八億畝耕地紅線’是我們城市發展的一個大矛盾。”馮侖說。“立體城市”的第一大優點在于省時省地。他給《綠公司》記者打了個比方:“按照萬通現在研發的立體城市600萬平米的建筑體系,只需七年時間,就可用2平方公里土地容納下15萬人。而北京的望京用了20年時間才建成一個占地14平方公里的社區,并且只能容納30萬人口。”

  城市功能分散是“立體城市”解決的第二個問題。

  紐約經過200年的發展,只有曼哈頓一個占地50平方公里左右的CBD;而北京發展了200年,占用了1800平方公里的土地,有國貿、復興門等多個CBD。城市規模過大,人們每天從居住地到工作地的往返奔波,耗費了大量的交通資源。“我們必須換一種城市發展的模式。不能像洛杉磯一樣建平面城市;而應該學習東京,把城市功能復合在一起,將城市的密度加大,使功能更集中。”馮侖說。

  于是,“立體城市”將城市的眾多功能集中在一個超級建筑里——住宅、寫字樓、醫院、學校,甚至種植、畜養都融入到建筑體系中。一站式的生產和生活減少了物流和人的出行,也減少了交通擁堵和碳排放。

  “立體城市”將是一次城市建筑的革命。馮侖躊躇滿志。

  狂想還是現實?

  然而,假如“立體城市”真有一天能夠成為現實,那它帶來的不僅僅是一次城市建筑的革命,更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革命。

  “城市是一個高度復雜的系統。高度復雜意味著,當你想要做出任何細小的改變時,成功率都可能非常之低。”技術分析師皮普·科伯恩在他的著作《變化的功能》中總結:這么多技術失敗的原因都在于改變舊習慣的痛苦遠遠超過新習慣的好處。當提到改變城市這樣復雜的事情時,他說,“算了吧。如果你用你的思維去設法確定一個未來的城市,那么你很有可能是在浪費自己的金錢和時間,擾亂人們的生活。”

  面對馮侖顛覆性的城市暢想,不少記者在會后向馮侖發出了質疑。

  “每平方公里住10萬人會不會太擁擠?”記者問。

  “香港就是這個密度,大家都看到了,也沒有擁擠到活不下去的地步。”馮侖答。

  “大樓里能種蔬菜,養豬嗎?”記者不依不饒。

  “國外已經有立體農場,在一幢樓里種植蔬菜、水果。荷蘭人也已經研究出在建筑里面養豬,讓豬糞不臭的方法。”

  “人們能習慣在400米高空中生活、工作嗎?”記者接著發問。

  “歷史上有相似的例子。”馮侖依舊信心十足。他告訴記者,上世紀三十年代,輕鋼結構和玻璃被發現能代替木結構和石頭應用于建筑。高層建筑開始出現。很多社會學家也擔心人們無法適應居住在幾十米的高層建筑里,但歷史證明人們不僅很好地適應了,而且高層建筑的出現還帶動了科學發明,電梯、抽水馬桶、空調等相繼出現,給人類帶來了便利。馮侖說:“我認為,現在來做立體建筑,就相當于1929年前后做摩天大樓,當時大家不理解,后來就習慣了。”

  然而,1989年設計的“天空之城”因諸多技術限制至今仍躺在圖紙上。馮侖的“立體城市”就能解決所有的技術壁壘嗎?馮侖顯然對此并不擔心:“技術都沒問題。”根據他的構想,“立體城市”的建筑容積率大約是5,低于一般摩天樓的容積率6。另外,它的高度400米雖然足以進入全世界高層建筑的前十名,但尚不到迪拜800多米高的“通天塔”腰部。

  對于“立體城市”,真正可能產生壁壘的是與管理部門的溝通。馮侖對記者坦言,“跟現行的管理體制如何協調好。這不是秩序問題,是體制問題。你的規劃、交通如何規范,這些東西都需要和體制去溝通去協調。”正因為此,馮侖在“立體城市”的實行上預留了三年的申請、溝通期。

  2010年初,韓國政府宣布將在首爾以南35公里處的Gwanggyo建造一座綠色新城。而新城所采用的建設方案與馮侖的“立體城市——中國山”如出一轍。這個同為荷蘭建筑設計所MVRDV設計的綠色新城也具有“小山梯田”一樣的建筑模式;住宅、商場、寫字樓等復合型的建筑功能;以及綠色節能的環保設計。韓國政府預計這個可容納77000人的Gwanggyo新城將于2011年完成。

  或許韓國綠色新城的先期實現將有助于馮侖“立體城市”在中國的推進。如果馮侖真能在中國做成“立體城市”項目,那么他必定會在中國地產歷史上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中國:綠色建筑正流行

  誰也無法否認,全球變暖已經成為人類生存最大的危險。最大限度地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減少能量消耗已成為人類刻不容緩的職責。但很少有人知道,世界上75%的能源被20個特大城市所消耗。而建筑物所貢獻的溫室氣體占總排放的15%,比各種交通工具所排放的總合還多出1.5%。因此要節能減排,改變舊有的建筑模式刻不容緩。

  隨著節能環保意識在大眾心中的分量越來越重,近些年來綠色建筑開始流行起來。近期,中國的兩大建筑設計便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他們分別是萬科集團的新總部大沙萬科中心和中國保險集團的深圳新總部“4towerin1”。

  1)大梅沙·萬科中心

  萬科新的總部大樓由美國當代建筑設計師的代表人物斯蒂芬霍爾設計,被稱為“躺著的摩天大樓”,如果將它豎起來,和美國帝國大廈差不多高。6萬平方米的建筑基地,除8個支撐主題的交通核外,整體懸空,海風、山風相互流通。

  這棟建筑像一只生物,里面表皮是“會呼吸”的半透明強化輕質碳纖維,每個方向的墻面都經過年度太陽能采集量計算,控制百葉的開關和角度,保證采光和溫度,相對同類型建筑節能75%。建筑使用的可再生環保材料均在本地方圓500公里范圍內生產。

  它的其他創新與設計還有:中國第一個集大跨度、鋼結構、懸拉索與預應力于一體的新型綜合建筑;可活動的外遮陽;利用中水以及人工濕地100%處理污水,并會用于景觀灌溉以及消防蓄水;太陽能板下種植植被等。

  這棟建筑完全向市民開放,正在申請世界綠色建筑的最高認證——美國LEED鉑金認證。

  2)深圳中國保險集團總部大樓"4towerin1"

  新的“中國保險集團總部”大樓總計49層,高約200米,由CoopHimmelb(l)au建筑設計事務所設計。“中國保險集團總部大樓”的顯著特色不僅僅在于它醒目的外形結構,還在于其對外觀節能面的卓越設計。大樓外觀的內層設有產生電能的光電池和弱化風壓力電池,遮擋陽光的同時還可以充當大屏幕媒體。項目的設計中還考慮了自然通風的問題,充分利用再生能源(風能和太陽能)以減少現有能源的消耗,同時削弱對石化能源的依賴。

  綠色建筑的誤區

  雖然綠色建筑已毫無疑問成為關于建筑的最時髦話題之一,但什么是綠色建筑,綠色建筑包含哪些內容,甚至在著名的綠色建筑師之中,這也是常常引起爭議的問題。在發表于德國著名建筑專業雜志《細節》雜志上的一篇文章中,德國建筑師、奧地利林茨設計中心的設計師托馬斯·赫爾佐格提<

編輯:曹可臻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北京11选5走势 中国对波兰比赛比分多少 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 qq麻将欢乐豆怎么买卖 兑换微信红包麻将 上海快三 即时指数捷报 网上1分11选5开奖 股票指数期货期权 中国竞彩比分网 即时赔率比分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d 每日一股 今日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春假时光 188比分直播88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