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訂閱

北京地壇

時間:2007-04-29  來源:  瀏覽:1749次
地壇分為內壇和外壇,以祭祀為中心,周圍建有皇祗室齋宮神庫神廚宰牲亭鐘樓等…它雖然也要表現大地的平時與遼闊,但更要突出作為大地主人的君王的威嚴,要喚起帝王統治萬民的神圣感和自豪感,所以,營建地壇的古代建筑師們才煞費苦心地做了上述構思與設計…但是,就在這看似無所有的表象下面,卻隱含著象征對比透視效果視錯覺夸大尺度突出光影等系列建筑藝術手法,隱含著古代建筑師們的匠心構思
北京地壇

地壇坐落在北京城安定門外,是明清兩代皇帝祭祀皇地祗的所在,也是中國歷史上連續祭祀時間最長的一座地壇。自公元1531~1911年,先后有明清兩代的十五位皇帝在此連續祭地長達381年。明朝前期祭地與祭天是合并在今天的天壇內舉行的,直到明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定立四郊分祀的制度以后,才另建壇祭地,當時稱作方澤壇。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改名為地壇。

地壇分為內壇和外壇,以祭祀為中心,周圍建有皇祗室、齋宮、神庫、神廚、宰牲亭、鐘樓等。它的面積不大,37.3公頃,占地僅為天壇的1/8左右。舉行祭地大典的方澤壇平面為正方形,上層高1.28米,邊長20.5米,下層高1.25米,邊長35米,乍一看去,似乎給人以矮小、簡單之感。但是,就在這看似一無所有的表象下面,卻隱含著象征、對比、透視效果、視錯覺、夸大尺度、突出光影等一系列建筑藝術手法,隱含著古代建筑師們的匠心構思。

在古代中國,“天圓地方”的觀念源遠流長,因此,作為祭祀地祗場所的地壇建筑,最突出的一點,即是以象征大地的正方形為幾何母題而重復運用。從地壇平面的構成到墻圈、拜臺的建造,一系列大小平立面上方向不同的正方形的反復出現,與天壇以象征蒼天的圓形為母題而不斷重復的情形構成了鮮明的對照。這些重復的方形,不僅具有強烈的象征意義,而且還創造了構圖上平穩、協調、安定的建筑形象,而這又與大地平實的本色十分一致。

按照古代天陽地陰的說法,方澤壇壇面的石塊均為陰數即雙數:中心是36塊較大的方石,縱橫各6塊;圍繞著中心點,上臺砌有8圈石塊,最內者36塊,最外者92塊,每圈遞增8塊;下臺同樣砌有8圈石塊,最內者200塊,最外者156塊,亦是每圈遞增8塊;上層共有548個石塊,下層共有1024塊,兩層平臺用8級臺階相連。凡此種種,皆是“地方”學說的象征。

方澤壇建筑藝術上的又一突出成就體現在空間節奏的完美處理。全壇方形平面向心式的重復構圖,使位于中心的那座體量不高不低的方形祭臺顯得異常雄偉,這種非凡的氣魄,主要來源于兩個方面:首先是最大限度地去掉周圍建筑物上一切多余的部分,使其盡可能地以最簡單、最精練的形式出現,從而形成了一個高度凈化的環境;其次則是巧妙的空間結構處理手法:兩層壇墻被有意壘砌成不同的高度,外層墻封頂下為1.7米,內墻則只有0.9米,外層比內層高出了將近一倍;外門高2.9米,內門高2.5米。兩層平臺的高度雖然相近,但臺階的高度卻不同:上層臺寬3.2米,下層臺寬3.8米。這種加大遠景、縮小近景尺寸的手法,大大加強了透視深遠的效果。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安排還造成了祭拜者的一種特殊的心理節奏:當他沿著神道向祭壇走去時,越向前走,建筑就越是矮小,而祭拜者本人就越是顯得高大,當他最終登上祭壇時,自然會有一種凌空撫云、俯瞰塵世之感。除了視覺上促使人產生節奏感之外,這里還重視人的觸覺,特別是腳的感覺。中國建筑歷來重視地面的鋪作和道路、臺階的距離遠近曲直,目的即是要創作出一種特定的意境或氣氛。方澤壇的空間和距離,從一門到二門,二門到臺階前都是32步左右,兩層平臺都是8級臺階,上二層平臺又是32步左右。這種人行進間持續時間久暫相同的重復,自然而然地使人腳的觸覺轉化成心理上的節奏,舒暢的平步青云之感便油然而生。如果說,帝王祭天是為了表現自己是天之元子,是受命于天的話,那么,他們在祭地之時,所要強調的是自己君臨大地、統治萬民的法統。因此,天壇建筑以突出天的至高無上為主,祭天者被放到了從屬地位,而地壇建筑則不然。它雖然也要表現大地的平時與遼闊,但更要突出作為大地主人的君王的威嚴,要喚起 帝王統治萬民的神圣感和自豪感,所以,營建地壇的古代建筑師們才煞費苦心地做了上述構思與設計

地壇建筑在色彩運用方面也頗具匠心.全部方澤壇只用了黃、紅、灰、白四種顏色,便完成了象征、對比、過渡,形成了協調藝術整體、創造氣氛的作用。祭臺側面貼黃色琉璃面磚,既標明其皇家建筑規格,又是地坻的象征,在中國古代建筑中,除了九龍壁之外,很少見到這種做法。在黃瓦與紅墻之間以灰色起過渡作用,又是我國古代宮廷建筑常見的手法。整個建筑以白色為主并伴以強烈的紅白對比,給人以深刻的印象。紅墻莊重、熱烈,漢白玉高雅、潔凈;紅色強調粗重有力,白色如輕紗白云,富有變幻豐富的光影和宜人的質感;紅色在視覺上近在眼前,象征塵世,而白色則透視深遠的效果,遠方蒼松翠柏的映襯,又使祭壇的輪廓十分鮮明,更增添了它神秘、神圣的色彩。

2006年05月25日,地壇作為明至清古建筑,被國務院批準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方澤壇

宰牲亭

神庫

建于明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這組小建筑群是由四座五開間的懸山式大殿和兩座井亭組成。正殿叫“神庫”,是存放迎送神位用的鳳亭(抬“皇地祇”神位的轎子)、龍亭(抬配位、從位諸神位的轎子)和遇皇祇室修繕時,臨時供奉各神位的地方。東配殿叫“祭器庫”,是存放祭祀所用的器皿用具的庫房。西配殿叫“神廚”,是制作祭祀供品食物的地方。南殿叫“樂器庫”,是存放祭祀所用樂器和樂舞生服的地方。東、西井亭專為方澤壇內澤渠注水和為神廚供水。南殿及兩井亭于清乾隆十四年建成。

宰牲亭

宰牲亭,是古代皇家祭地前宰殺祭祀用的牲畜(犢、冢、羊、鹿)的場所。每逢祭祀前一天子時初刻,在此舉行宰牲儀式。門內兩側原有井亭各一座。

齋宮

齋宮為皇帝祭地時齋宿之所。清代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各帝都曾在此齋宿。主體建筑坐西面東,由西、南、北三殿組成,始建于明嘉靖九年(1530年),清雍正八年(1730年)重建。

皇祇室

皇祇室始建于明嘉靖九年(公元1530),是地壇的主要建筑之一。明、清兩代是供奉皇地祇神,五岳、五鎮、四海、四瀆、五陵山神位之所。1925年地壇辟為“京兆公園”,曾在此設“通俗圖書館”,1986年秋定為“地壇文物陳列室”。

神馬殿

神馬殿,始建于1530年,建筑為五開間懸山式綠琉璃頂。通面闊19.55米,每間面闊相同,進深7.5米。外有壝墻。1999年進行挑頂大修。

牌樓

牌樓也稱牌坊,是地壇主門—西門的第一座建筑物。明清兩代皇帝到地壇祭地首先經過牌樓,再進壇門,地壇牌樓與頤和園東門外牌樓一樣高大雄偉。明代始建時稱“泰折街”牌坊,清代雍正年間重建時改為“廣厚街”牌坊,由于自然條件和歷史的原因,兩個牌樓都沒有保存下來。現在您所見到的牌樓,是我園根據清代乾隆時所建式樣于1990年重新建設的,新建的牌樓高達13.5米,氣勢高大雄偉,綠色的琉璃瓦面,彩畫以本“天龍地鳳”之說,繪以單鳳圖和牡丹圖案,正面中心有“地壇”二字,背面核心有“廣厚街”字樣。今天的牌樓已成為地壇公園重要景點之一。

方澤壇

方澤壇,為明清兩代皇帝祭祀 “皇地祇神” 之場所,因壇臺周有方形澤渠,故稱方澤壇。始建于明嘉靖九年(公元1530),清乾隆十五年(公元1750)遵乾隆皇帝之旨諭進行改建,將黃琉璃磚壇面改換為艾青石壇面。現建筑為1981年按清乾隆時形制恢復。壇平面呈方形,以象征“天圓地方”之傳說。中心壇臺分上下兩層,周有澤渠、外有壇壝兩重,四面各有欞星門。下層壇臺南半部東西兩側各有一座山形紋石雕座,其上共設山形紋石神座十五尊,供祭祀時奉安五岳、五鎮、五陵山之神位;北半部東西兩側各有一座水形紋石雕座,其上共設山形紋石神座八座,供祭祀奉安四海、四瀆之神位,外壝東北部為望燈桿,與其對稱的西北部原有瘞坎一處。

鐘樓

鐘樓,始建于1530年,為三開間歇山式綠琉璃頂的重檐正方形建筑,通面闊12米多。因年久失修,于1965年拆除。2000年按原樣重建。鐘高2.58米,直徑1.56米,重2324千克,銘文鑄“大明嘉靖年月日制”八個字。鐘聲宏亮渾厚。

牡丹園

牡丹園是公園占地面積最大、植物品種最豐富,亭、廊、水榭、花架等園林小品最精致的園中園,園內通過整合的設計手法,遵循現已形成的園林布局,采用形態生動,布置形式靈活的自然山石與灌木相結合的形式來處理駁岸,與水榭保持景觀風格的統一,充分體現出中國古典園林“師法自然”的造園思想。滿足公園游人休閑、游賞、運動的功能,理順游園的道路系統,完善休息設施,充分保留現存樹木花草,全面恢復綠地景觀,營造古韻幽深的園林景致,為游人創造一處良好的游覽、休憩場所。

方澤壇

皇祇室

齋宮

鐘樓

古樹

編輯:紅豆樹

版權聲明:本文文字和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歡迎投稿:點擊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聯系方式

微信

最熱評論

發布評論

項目對接平臺
五分彩骗局 辽宁三十五选七中奖规则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一 新西兰4.5彩开奖 网络打鱼赌博游戏贴吧 豪利棋牌app下载预约 山东11选5遗漏表 福建36选7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青海快323日开奖号码 浙江体育彩票6十1 规则 即时赔率比较 意甲什么时候恢复比赛 吉祥百城棋牌官方下载 天津快乐10分彩票网站